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四章 参岳见责

时间:2018-07-10 到成进一觉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他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却见霜灵身子动了动,仍在梦中。面对迷人的冰肌玉骨,成进不禁得意起来,这美玉般的胴体以后就归他享用了。目光在霜灵身上瞄来瞄去,只见下体的床单点点落红,忍不住笑出声。
  不过顷刻间便笑不出了,那些红点不少尚未凝固,伸手一触竟有微温,细察之下,却是鲜血!成进凑近霜灵下体,只见她阴道口有些微破裂,仍有鲜血点点滴滴渗出,知道昨晚那一阵暴虐式的猛奸已令霜灵受创不少。
  这时传来几下轻轻的敲门声,成进知道是霜灵的丫鬟云儿,应声道:「是云儿吗?进来!」
  云儿应声而入,手里端着一脸盆热水,正是来侍候小姐姑爷起床洗脸的。这云儿十六、七岁年纪,鹅蛋形的小脸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却是个小美人儿。她一进门,只见床上两人赤身裸体的,脸上一红,忙转过头去,将盆子放在桌上,不敢出声。
  成进也不去理她感觉,命云儿拿点金创药,给霜灵伤口上涂了一点。创口其实甚小,药一上血立止。成进知无大碍。但霜灵两片阴唇却是红肿不已,成进略感歉意,也给那儿涂上一点药,耳边相应传来一声轻呼。抬头一看,原来自己在忙时霜灵已然醒来。一醒之下,下体痛感便阵阵传来,虽然刚上了药有点清凉,但给成进这一触触碰碰,仍然忍不住叫出声来。
  成进见她双眼红肿,显然曾经哭得厉害,心中一怜,轻声问:「怎么样?还痛吗?」
  赵霜灵阴户给他拿在手中,见此问与昨晚语气大不相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置答,轻轻点了点头。
  成进甚感抱歉,知道她对自己仍心有余悸,勉强措辞说:「女孩子的初夜就是这样啦,以后就不会痛了。你听我话,我会疼你的……」扶她起来,命云儿服侍二小姐穿衣。
  赵霜灵身子一动,下体又痛起来。忙道:「我……我……我自己起来,云儿你先出去吧。」待云儿出去,轻轻挪动双腿,穿好衣服。这般一阵折腾,又是痛得厉害,一双美目怨怨地看着成进,双眼衔泪。
  成进本想好言安慰,但转念一想,此女乃仇人之女,我此行是来报仇,可不是来怜香惜玉的。冷冷道:「洗个脸,去见爹娘了。」转念间却怕她向赵老儿告状,想了想,又哄她一起吃了早点。
  赵霜灵行动仍不太便,成进半扶半拖地,两人出得厅来。迎面上来一人,大声说道:「成兄洞房过得可愉快么?」
  成进面上一红,认得他是赵昆化的长婿,自己的襟兄卢杰,揖手说:「卢兄早!」
  卢杰见赵霜灵一拐一拐的,心中一怔,略明其理。笑道:「新娘子昨晚定是给新姑爷欺负得厉害了!哈哈!」
  成进瞪了他一言,说道:「兄弟是个粗人,不会怜香惜玉……」卢杰心想多半确是如此,一路说笑,与成进夫妇一起去见赵昆化。
  赵昆化夫妇早在厅中相候,一见他们,赵昆化笑道:「两位贤婿早啊!」卢杰与成进忙跪下拜见,赵霜灵在丈夫搀扶之下也拜见了父母。
  赵昆化三十娶妻,今年五十有余,他内外功夫均练得颇为高深,双目耿耿有神。那赵夫人看来年近四十,脸上不见一丝皱纹,保养得甚好。当年她也是出名的美人,给赵昆化强抢来作了押寨夫人,生下三个女儿后也就死心塌地而心安理得地做起赵夫人来。现在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
  赵昆化见女儿行动怪异,皱眉想:「成进这小子看起来斯文有礼,闺房之中却也这么粗鲁!」但这是他们夫妇间事,不便多问。霜灵本来一见父母,便想扑上哭诉,但心想在大庭广众须不好看,等会独个儿再与母亲细说。当下也忍住不言。
  赵夫人也瞧见女儿双目红肿,走路不便,心中甚为愠怒,当下问说:「乖女儿,你夫君没欺负你吧?」她一向不喜丈夫所为,这个成进是出自龙神帮,估计不是好人,素来不为她所喜。这下忍耐不住,说话便不留情。
  成进抢着说:「没有没有,我疼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她?哈哈!」乾笑几声。
  这一来霜灵也不好投诉,低声说:「我想着娘才哭的……」成进说:「傻丫头,又不是出嫁远门,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和娘在一起,哭什么!」心想这丈母娘可不好对付。
  赵昆化呵呵一笑:「就是了。」对妻子说:「他们小两口的玩意儿你就别管啦,你也管不来啊,哈哈!」赵夫人心想倒也不错,道:「我也没说什么啊,他们小两口恩爱,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又瞪了瞪成进。
  成进给她瞪得心中有些发毛,颇悔昨晚出手太重,乾笑一声,心中一定,顺着丈母娘的目光对过去,做出一副心不虚的模样。眼见丈母娘似颦似笑,神色颇为妩媚,心中一动,想像她二十年前的绝色容颜。
  赵夫人仍喜怒不露,一对凤目一碰到成进的眼光,瞪了一下,不再理他。成进知道厉害,心想此刻我是女婿身份,不可造次,连连陪笑,跟霜灵摸手碰额,装出一副恩爱无比的模样来。赵霜灵见他这样,心想这人终是自己终生所托,告状之心也就淡了下来。
  成进也老大没趣,聊了几句,便说:「灵霜身子不太舒服,我们先退了。」
  赵昆化点点头。
  退到门口,赵昆化忽道:「你新婚燕尔,帮中你手头上的事就暂时交给阿杰吧。」卢杰说声「是」,成进只好说道:「那等下我再跟卢兄参详参详。」颇为不愿,心想这一娶老婆,帮中势力只怕多少要给卢杰抢了一些去。诺诺连声,却也没可奈何,扶了霜灵回房去。
  那云儿早上收拾床单,看到那些物事,正自脸红,一见他们两人进来,害羞起来,便想走。成进受了一肚闷气,正自无可发洩,见这小妞避着自己,不禁恼怒,喝声:「云儿!急着去哪里,我好可怕么?」
  云儿忙道:「没……没有……我是不想烦着姑爷和小姐休息……」受责之下小脸涨红。
  成进一瞧,这小姑娘长得还挺标緻的。心中一乐,说道:「你几岁啦?过来我瞧瞧。」云儿不敢有违,走到他面前说:「再过四个月就十七了。」
  成进伸手摸摸她的脸蛋,笑笑说:「你一直都是服侍你家二小姐的吗?」云儿应声「是」。成进一把将她搂到怀里:「那你二小姐嫁了给我,你当然也陪过来的,是不是?」伸手在她胸前捞了一把。
  赵霜灵见眼前丈夫竟然在自己面前调戏自己的侍婢,心中怒极,又惧怕他淫威,颤声道:「云儿还小,过几年再说吧,好不好?」
  成进反手搂住霜灵腰肢,双手各抱一女走到床上坐下,对霜灵说:「你吃醋了,是不是?男人三妻四妾理所当然,这小丫头就先做做填房吧。你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乖!」霜灵心想事已至此,再说也是无用,当下默然不语。可是新婚次日新郎官便要上别的女人,心中却是气苦,肚中暗暗掉泪,只望他花心归花心,对自己好就行。
  成进「哈哈」一笑,捧住云儿的脸,埋头亲了一下,笑了笑:「好香!」云儿红着脸不敢说话。成进命道:「把衣服脱光了上床来。」双手抱了霜灵,钻到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