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孝顺媳妇凤儿

时间:2018-06-13 只见一具雪白丰满的女性裸体坐在电脑前的真皮靠椅上。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
头上还戴着耳机正在视频聊天。
此时的玉凤一双修长的玉腿大字型分开搁在电脑桌的两边,一只手在自己鼓胀的大奶子上抚摸着,一只手在两腿间的芳草丛中揉捏着,小嘴里吐出娇媚的浪叫:
「嗯……嗯……亲爱的……凤儿下面的浪穴好痒啊,好想你的大肉棒狠狠地管教一下啦……」
这时屏幕上有一根粗大的肉棒被一只手紧紧握住,急促地套动着,那红通通的大龟头不停地撩拨着的春潮,那一张一合的马眼上正涌出一滴滴透明液体。
玉凤小嘴微张,一条丁香玉舌在红嫩的嘴唇边舔捲着,粉面涨红,两只手更加急促地上下揉动,雪白的身子在靠椅上微微扭曲着:「呜……呜,要来了,亲亲……凤儿要洩了……啊……请你灌满凤儿的淫逼,求求你,插进凤儿的骚逼,凤儿的小骚逼
好想吃大鸡吧。」
萤幕里的男人哪受得了这般骚浪的挑逗, 片刻,只见萤幕上的肉棒射出一股股奶白色的精液,而玉凤的身体也剧烈地抽搐着,搁在桌子上两条玉腿伸得笔直,十个白嫩光洁的脚趾紧紧抓在一起。
「唔……唔,亲亲……亲丈夫……凤儿好美啊,你的精液灌满了凤儿的小骚逼了,射进凤儿的子宫了,啊……好舒服…好舒服!」
凤儿一只手用力抓着一只大奶子,一只手紧捂着淫水狂涌的玉穴。
这时耳边又传来男人的声音:「骚逼,真想把我的大鸡巴狠狠地干进
你的小浪逼」
「凤儿的小淫逼也好想亲亲的大鸡巴,大肉棒!」玉凤呻吟着,站了起来,一条腿踩在电脑桌上,一条腿站在地上,双手轻轻分开乌黑浓密的阴毛,两个指头微微拉开有点红肿的大阴唇,立时,一股淫液又喷了出来,顺着站在地上的那条大腿流了下来。
透过耳机,玉凤浪笑着说:「亲亲,凤儿的骚逼好不好看?喜不喜欢?」
「太骚了,真是个极品骚逼想死大肉棒了」电脑里的男人贪婪的欣赏着眼前湿淋淋的肉穴,胯间的大肉棒马上又胀得又粗又大。
玉凤一边用柔弱的小手玩弄着自己那两片粉红肥厚的肉唇,一边娇吟着:「亲亲凤儿要你天天插,时时干我的小浪逼,亲亲,你快回来吧!凤儿想你!
那男人调笑着说:「骚逼!我回去一定天天干你,让大鸡巴把你的小淫逼
干穿干烂,好不好?」
「好,你要把凤儿插烂插穿,让凤儿下不了床‧讨厌!凤儿的骚逼又让亲亲说得发痒啦,里面的骚水又流出来了啦!」玉凤浪叫着,柳腰轻轻摆动,一双肥白高挺的大奶子划出一圈圈肉光。
来,骚货,扒开你的骚逼让我再狠狠的把你干烂‧男人手里握着胀红的大鸡巴嘴里命令着‧
干进来了,喔 …好胀好大…凤儿的逼快裂开了‧慾火焚身的玉凤迫不及待的扒开自己的淫逼‧
骚货!夹紧我的大鸡巴,自己挺动,快,喔,干你,干到你下不了床!
喔…好爽,啊…好爽…凤儿被干破了…啊谁来就救我!…我的淫逼快受不了了凤儿像疯了似的挺动着屁股,三根手指头猛的插进自己淫水一直喷出的淫洞里‧
你这骚货,老公受不了了,快夹紧,我要把你灌满……喔…喔…喔!灌满你的淫逼!只见那男人一声大吼,从那不断套动的红肿的大龟头上喷出一股股的浓精‧
啊…啊…好多…好多…好烫…烫死凤儿了,凤儿受不了了…啊 啊…凤儿三根手指头不断抽插已经红肿的淫穴,那销魂浊骨的快感使她双腿一夹也达到了高潮‧
许久,高潮才渐渐退去‧
凤儿,给爸準备吃的了没?萤幕那边的男人已经衣冠整齐……
凤儿好不容易才会过意来,脸上一片娇羞‧
準备好了,恩……老公
那就给他送过去,嗯,替我好好孝顺他‧
电脑那头传来低沉性感的男声‧
对了,要用密壶帮他煨热,他喜欢沾着汁液吃……
讨厌,人家知道了啦!
把腿张开我看看…小骚货
娇羞的美少妇玉凤,新婚不久,电脑那边
是她老公志伟,两人非常恩爱,虽然老公因国外生意
的关係常常出差,但每天都会视频跟她恩爱一番‧
志伟是个孤儿院的小孩,后来被养父志明收养,
志明没有生养,妻子在收养志伟后不久病逝,志明就没有再娶‧志伟成年后一直希望父亲再娶,但志明不愿意,只好作罢‧
志明其实只比阿伟大十几岁,四十几岁的他高大英俊
别人都以为他们俩是兄弟‧
志伟经商手段非常好,家产已有好几亿‧志伟对养父志明的栽培非常感激‧事业有成的他非常孝顺,她的新婚
妻子凤儿明白志伟的想法,也很用心尽责的替志孝顺着公公‧
凤儿款款起身,身上的浅紫色细袍
随意披在香肩上,丰满的乳房在薄衫下若隐若现,粉红色的乳头向上挺翘着,一颤一颤的,真是性感撩人,她停在冰箱前面,双颊潮红,呼吸也急促起来,有些犹豫,又有些期待,她轻轻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盘已经去壳的白煮蛋,白色的蛋晶莹剔透,看起来非常可口‧
来到四面都是镜子的卧室,柔和的灯光下,凤儿坐在柔软的大床上,双膝跪起,奷手轻轻一拨,身上细袍落地,那粉红色的乳头敏感的挺翘着,下面小三角就这样毫无遮挡的呈现在镜子前面,拿起一个枕头,让自己的背靠上,凤儿轻躺上去,弯曲膝盖并向两边打开,只见粉红的肉穴已经湿得一踏糊涂,那透明的白色液体还在不断向外涌,扒开阴唇,拿起一个鸡蛋,,在肉穴口摩擦着,
喔,好冰,冰……冰过的鸡蛋让凤儿本来就异常敏感的小穴一紧,淫水又喷了出来,喔……喔……
爸……我帮你煨……早餐……阿…我会帮你…煨…煨…热的…老公我会替你好好孝顺爸爸的凤儿一手揉捏着自己的奶子,感觉全身都快着火了,冰凉的蛋不但没有帮她降温,反而让她觉得小腹一阵紧缩,只见她手掌包着蛋,屁股一挺手掌一压,喔……好长的 一声淫叫,
原来那么大的蛋竟硬生生的挤进凤儿小紧的肉穴里,异物的刺激让凤儿不觉夹紧双腿,不断涌出的淫水已经打湿了枕头‧小小的穴口粉粉小小的,根本看不出刚刚有一颗鸡蛋钻了进去呢!
凤儿没有停下动作,娇喘着又一连拿了两颗蛋塞进小肉壶里,直到第四颗,不管怎么弄就是塞不进去,只见整个小穴已经鼓胀起来,小穴口已经合不起来,粉红色的穴口外面淫水直冒,凤儿穿上细袍,强忍着淫穴内鸡蛋带来的刺激,小穴内又冰又热,让她忍不住樱唇轻起启,不断轻吟出声,满脸潮红的她小心的收缩着小穴,免得蛋从肉穴里溜了出来‧
艰难的穿上细袍,
到厨房带了一些其他食材,就往公公的别墅走去‧
老公很喜欢山上与世隔绝的优静,所以买下了这一整片的土地跟山头,并在山上盖了两栋别墅,一栋给公公住,两栋房子相隔一公里,老公说有距离才有美感,这可苦了凤儿,可是漫漫长路啊‧……
幽静的林间路上,走着一位性感撩人的少妇,身着粉紫色薄纱,下面紧身的小牛仔裙紧紧包裹她俏挺的美臀,美白修长的大腿细步轻踏,只见她走走停停,时而娇喘连连,时而轻轻摩擦大腿,细看之下,大腿内侧不时流下透明的液体,真是引人遐思!
另一栋别墅里,
爸吃早餐了……、
讨厌,爸……你别吃我的奶子…… 恩……啊…别
我就是喜欢吃妳的奶子,又嫩又香
你喜欢我的奶子吗?
我最爱摸妳的奶子了,心肝骚媳妇…
乳晕又小颜色又漂亮,奶头粉红像莓果…
公公我爱死了,你看乳头都挺得着么高了,
舒服吗?
别啦!人家又没有奶水,把我的奶子都吸得越来越大了,…
大才好啊!我真想吸吸看有没有奶水‧志明埋在凤儿胸前贪婪的吸吮着,像个饑渴已久的小孩,任凤儿怎么也推不开,男人的急促跟粗暴让凤儿又痛又爽,忍不住拱起身体,让她与男人更契合.
轻点,喔……喔……推拒不了,凤儿乾脆抱着公公,敏感的身体一触即发,肉穴里越发鼓胀,让她难受的挺动着臀部‧
我儿子真是好眼光,到哪找到这么骚的女人啊……
志明搂着凤儿又吸又舔的又叹息,
儿子真是孝顺,连娶媳妇都不忘娶个孝顺媳妇…
恩!我这一辈子值了!
凤儿此时已被剥得一丝不挂,丰满的奶子已被口水沾满,娇躯被挑弄得浑身酥软,敏感的身体只想被……喔…
早餐在哪?骚媳妇……志明粗糙的手掌故意在凤儿红肿的穴口摩擦,〞掌心的湿意让他知道怀中的人儿已春心蕩漾‧
快……扒开我的小肉壶……喔……好胀…
…恩…怎么了……骚媳妇儿……
讨厌啦……爸……早餐在里面……快…快…拿出来……吃…
小骚逼里装的是什么啊?我看看…
快扒开……求你了…喔…爸…
被平放在餐桌上的凤儿已慾火焚身,再也顾不了矜持‧
娇声哀求着‧
只见她双腿间一股股乳白色的淫水不断涌出来
凤儿骚浪的样子让志明跨间一阵火热,裤子下的肉棒已胀得又肿又痛‧
扒开凤儿的双腿,志明埋在她的双腿间,抱紧她不断扭动的娇臀,
用力,宝贝ㄦ,我要吃早餐了,给我吧!
说着志明就用舌头分开凤儿湿淋淋的阴唇,〞张嘴对着里面吸吮着,
啊……啊……我受不了了……喔……好美……好爽啊……的一阵淫叫,一颗鸡蛋被志明吸了出来,与此同时凤儿达到了高潮,只见她双腿夹住志明的头,胴体不断抽蓄经孪,淫液喷得志明满脸都是‧
志明津津有味的吃着凤儿为他煨着的鸡蛋,沾着小肉壶里流出来的淫水,高潮后的凤儿显得更加迷人,但娇羞的她羞得直把自己埋在公公的怀里不敢抬头‧
真是敏感的身体……
人家走那么远的路,夹着你的早餐,穴儿早受不了,你还取笑人家……恩……讨厌
哈哈哈……我的孝顺骚媳妇害羞了啊…公公我就喜欢你这骚样,我亲亲,心肝啊‧
骚媳妇儿,公公我肚子吃饱了,可是…这还饿着呢志明一边逗弄着凤儿的娇乳,一边拉着凤儿的小手按在自己胀痛的肉棒上‧
阿伟,只让我给你煨食……没让我喂你的……
是吗?他没让你好好孝顺我……恩……心肝媳妇啊
他有要我好好…喔…孝顺你……你别摸我,我没法…喔……专心说话……喔…又捏我奶头‧凤儿敏感的身体哪经得起公公的有意的逗弄…
很快的又全身燥热‧
怎么孝顺我呢?
『恩……』趴在胸前的男人轻嗯一声,
……喔……舒服…隔着裤子握着肉棒的小手竟不由自主的套弄起来,好粗好烫,这么大怎么塞得进己自己紧窒的肉洞里,一想到不知公公等会要如何抽干自己的肉逼,凤儿下身一热淫水又喷出来了‧
……恩……然后呢?喔…骚媳妇…你又流水了…
讨厌好羞
…摸我…舒服…,
用凤儿…那个…孝顺公公
用哪个孝顺啊……恩
用凤儿的骚逼含着…爸爸…的……大肉棒凤儿觉得好羞,但慾火被挑起的她,主动扒开公公的裤子,红得发紫的大肉棒立即弹跳而出,
让我孝顺你吧,爸……,娇唇主动吻上公公性感的双唇,饑渴的他不断的吸吮着公公嘴里的唾液,此时公公嘴里的唾液充满男性气息,就像是天然的催情剂,让两个男女紧紧相缠‧
要怎么孝顺我呢?心肝儿‧
慾火焚身的凤儿一手握着火热的巨棒,一手扒开自己的淫穴,对着红紫的龟头,张开双腿臀儿一沉,又粗又长的肉棍竟全根没入,
喔……心肝儿……好紧……粗壮的肉棍马上被紧窒吸入,火热的窒肉吸得志明再也沉不住气,抱着身上的娇躯,下身粗暴的挺动着,啪啪啪……喔……喔……喔……阿…阿…阿…肉搏声,淫叫声响成一片‧
裂开了……凤儿的淫逼……裂开了…快……轻点……喔……不……不……用力阿……别停……我好爽……好大……凤儿已被抽插得语无伦次,之前娇羞的模样已蕩然无存,淫浪的样子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要……不要……孝顺我……喜不喜欢……用小浪逼……孝顺公公啊……
喜欢……喜欢……凤儿…喜欢……用小淫逼……孝顺……孝顺…
喔……公公…
孝顺的心肝儿……你的逼好紧……吸得我好舒服……公公的大肉棍……大不大……干得你……舒服吗?…喔…爽…爽…我要干烂你…
干我…干烂我的小淫逼…我爱你…用力……喔…
骚心肝儿,我爱你…我爱你…我要你天天……用小逼…孝顺我…
好……凤儿……天天…用小逼…孝敬你的肉棍,干我……干我…
好大…好粗…又变粗了…
骚心肝儿……你这么骚……大肉棍会狠狠的插爆你的‧
志明又快又狠的挺干着凤儿,如排山倒海般的快感使得这对苟合的男女紧紧抱着彼此赤裸的身体‧
心肝,站起来趴在餐桌上,臀部后翘让我从后面好好捅干你‧志明抽出大肉棒,整根肉棒上湿淋淋的滴着淫液,他抱着凤儿的腰迅速的帮她转个身,提着完全没有软化的巨棒对準已经被撞得红肿的穴口用力一挺,朴的一声又全根没入‧
趴在餐桌上的凤儿一手撑着身体,一手伸到后面握着志明的手,娇喘的她不忘把臀部往后迎合,好让不停撞击的肉棒能更深入自己的粉穴‧紧窒的肉壁紧紧的缠扰着志明的大肉棒,爽得志明粗喘连连‧
在她身后的志明一手紧紧握着凤儿的手,一手揉捏着凤儿压在餐桌上的娇乳,凤儿转过头,两人的双唇又缠绕在一起,上面吸得吱吱有声,下面也拍拍声不绝淤耳‧一抽一插之间淫水不停喷出,粉红的穴肉紧紧缠在肉棒上,淫浪声,男人的粗喘声交织在一起‧
骚心肝……你夹得太紧…了,我好爽…好爽……
我跟志伟玩过多少妓女,没遇过像你这么紧的小逼
人家又不是妓女……啊……爸……好坏……怎么把人家比成…妓女呢
凤儿一听公公把自己比成妓女,不依抗议着,可是小穴却因为这句话的刺激更形紧缩‧
骚心肝儿比妓女还骚,我要干烂你这骚货……好爽…好爽
凤儿不要你们…去找妓女……干我…干我…。
不找……不找……就干我的……骚心肝…
好爽……凤儿受不了了……亲爸爸……媳妇儿受不了了……不要了…’
要爆了,是不是,心肝儿…喔……我也好爽……想不想要更爽…
不要…了…爆了…要……要…给我…求你…
想爆……恩…只要你答应以后当我跟志伟的妓女…喔…爽……就让你爆…
就在凤儿即将攀上高峰之时,〞志明故意放慢速度刺激她‧
好……求你……求你…别慢下来…快干我…快…
甚么…你说甚么……骚心肝…
我是妓女……我是妓女……是公公的专用妓女……求你…喔…
‘骚心肝……浪货…干烂你这骚妓女……爽…喔好爽……干你…干你…
干你…干爆你…
凤儿骚浪的模样让志明受不了了,他抱着凤儿的腰,提起臀部猛力撞击,啊 …啊…˙啊…在凤儿承受不了一波波快感爽得昏过去的同时,龟头一阵紧缩爆射在凤儿的阴道深处‧
灌满你的深处,小骚心肝!
噗哧,噗嗤,噗嗤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强劲的注入凤儿淫逼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