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友小艾

时间:2018-06-12 我和小艾分别在两座相邻的城市上班,两人距离大约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吧。
虽说不远,但每天繁忙的工作让我们不能经常聚在一起,只有週末和节假的时候才能见见面,平时仅靠电话及网络联繫。
  认识女友之前,我还谈过两次恋爱,但最终都因为年少轻狂而分手。过了几年单身日子,直到遇上她。一直觉得小艾是上天所赐的最后一次真爱的机会,所以我一直都十分珍惜。虽然小艾曾向我坦白,她在大学的时候曾交过很多男友,且和每个男友都上过床。当时我十分吃醋,但随着我们感情的日渐加深,也就渐渐释怀。加之工作了两年,她已和那些男友们全部断绝了来往,我也就不再介意这些了。
  这个週末,我一如即往的在早晨九点之前赶到女友所在的城市,直接来到她租住的地方。打开房门,一阵浓郁的煎蛋香味扑鼻而来。这是我和女友之间的默契——我赶来见她,她则做好早点。
  小艾没有出来接我,只在厨房大声说道:「老公你来啦!先吃两个煎蛋,面条一会就熟了哦!」
  我应了声,也顾不得拿筷子,一手将摆在客厅的煎蛋抓进嘴里,人已走进厨房。
  早晨的阳光正从厨房窗口倾洒进来,虽是深秋,这阵煦丽的光茫直教人觉得温暖如春。小艾背对房门,专心致志的从锅里往外捞着麵条。她披着及肩的长发,套件淡粉色的睡衣。女友修长的身材沐浴在柔和的光线里,粉嫩的手正捏着筷子,轻轻的拨弄着什么。我淡淡笑着,从后面将她抱在怀里,双手更不老实的
探进睡衣领口,捏住两颗粉红可爱的乳豆。
  女友知是我进来,放下瓷碗,在我手上拍了一下,说:「你手上都是油!」
  我笑道:「一会给你舔乾净。」
  「舔你个头啦!」女友笑骂一声,将装得满满的一碗麵条放在厨台上,按住我在她胸前肆虐的双手,半转过头来,用很柔媚的声音在我耳边吹气道:「老公乖,快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做『那个』哦。」
  我们都笑了起来。交往这么多年,连婚礼日期都已开始谈论的我们,正是最甜蜜的时刻。
  小艾身高不错,拥抱的时候额头可以顶到我的鼻端。她的头髮虽只及肩,但和那清秀的脸庞,白晰的脖颈配在一起,像是一位漂亮的洋娃娃。眉毛细长,从明媚的眼眸上不经意的扫过,再加上凝脂一般可爱的小鼻尖,淡红色的薄唇,真是可爱极了。
  此刻女友的衣领已被我撑开,从上面看进去,一对圆润的双乳正随着她的动作而跳动,看得我心猿意马。正想有进一步动作之时,女友已挣脱我的魔爪,将衣领扣好。
  「再不吃,面就要糊了啦!」女友嗔道。随即又换回那副可以媚进骨子里的声音:「想霸王硬上弓,也要吃饱有力气才行哦。」
  我苦笑,只好将麵条端起,恨不得立即就将它吃个乾净。
  「啊?你週一要去见那个周总哦?」女友一边吃着煎蛋,一边和我聊天。
  周总是我们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户,同时也是女友所在公司的客户之一。我和女友在各自的公司里分别担任技术支持及客户服务职位,好在我和小艾的产品虽属同一产业,但却是不同的类型,也不存在什么竞争的问题。
  「那……你要小心哦,听说那个周总很色的哦。」女友吃吃笑道。
  我差点被一大口麵条噎住:「周总是男的吧?」
  「呸!」女友坏笑着说:「瞧你的脑袋里都是些下流的东西。谁说周总要对你硬来?我是说,周总可能会带你去玩女孩子,你可不许去哦!」
  「哦……那是当然。」
  「嗯,乖乖!」小艾嚥下最后一口煎蛋,在我额头上吻了一记。
  「你嘴上都是油!」我不满道。
  女友笑了起来:「一会给你舔乾净。」
  我笑着歎口气,不说话了。
  週一,我已站在客户公司的会客室里。
  「周总在会客。技术交流方面的事,我会安排的。」不愧是大公司的老总,连秘书都长得这么漂亮。
  等了一会,这家公司的技术人员陆续过来,问了一些问题,又提出很多要求。我不停的回答和记录,心里却牵挂着女友。她来这家公司做产品推广的时候,是否也坐在这间会客室里呢?
  来交流的人来了几批,得到各自需要的答覆后,又三三两两的离开。这时已近下班,会客室只有我一人无聊的坐着,等着看还会不会有人来寻求技术服务。
  手机突然振动起来。我打开看,是我们头给我发的短消息:见到周总没有?
  我回复道:周总在会客,我只见到一些技术员。
  头立即回复过来:他可能在和我们的竞争对手见面。你去看看是哪家公司!
  头竟然要我去当间谍。我无奈的摇摇头,来到走廊,看看四下没人,便摸到周总办公室门口。
  周总办公室的门锁着,我凑耳去听,没有丝毫动静。门旁墙上开有很大的玻璃窗,可能是「办公透明化」的意思。但此刻,玻璃窗后的百叶窗正紧闭着。正着急之时,突然发现百叶窗的下角上有一小块没有闭合的地方,可能是用的久了有点坏掉的结果。我心头一喜,心里盘算着现在已是下班时间,这里又是办公楼的最高层,下了班的人都往楼下去了,现在应算比较安全吧。
  于是俯下身来,凑过去看。
  周总四十出头,正躺在躺椅上。像是在健身房练过的,他一身的肌肉十分健美。我之所以说这些——因为这时的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衬衫。一位浑身不着寸缕的女生,正跪在地上,埋头在他胯间。
  哗!周总在见客,见的是这个客!这个女生,虽是背对着我,但不用看也知道她在男人的胯间做什么。
  女生的身材很棒,和女友小艾不相上下。她背脊光洁,腰身纤细,屁股饱满而有弹性。此刻她因为头埋得很深的关係,屁股高高撅起,还时不时的被周总用力拍一下,只好淫蕩的晃动着。屁股下的双腿圆滑而结实,充满美感。腿间的阴户正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沾着闪亮的露珠。
  这淫靡的景象让我的弟弟一下子硬了起来。我直起身子看看左右,确定没有其他人在场。
  嗯,是看下去呢,还是停止偷窥?
  小艾曾说:「他可能会带你去玩女孩子,你可不许去哦!」
  嘿嘿,不去参加而已嘛,看看又没关係的。再说,这可是我们头交待的任务哎,是工作的一部分。我怎么能不努力工作呢?
  于是再度俯下身去,看了起来。女孩已经跨坐在他身上,不过从她坐的位置,似乎还没有插进去。女生的双脚踩在地上,努力的踮起脚尖,把自己的上身撑到周总面前,解开他的衬衫,低头去吻他的乳头。
  唉,刚才一犹豫,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到女孩起身的情形。不然或许可以看到她乳房的样子——现在都被周总的手臂挡住了。而且,刚才如果一直偷看的话,还有可能看到女生的脸,那样我就可以查到她属于哪家公司,不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吗?
  我挠了挠头。看就看啦,还找这么多漂亮的理由。反正也没有对不起女朋友喽。
  正想着,女生已经一路往上吻,可能与男人湿吻在了一起。唉,上面部分被百叶窗挡住了,怎也看不真切。我俯低了点身子,正想把两人脸部看个清楚,只见周总双手捏住女生丰满的屁股,往上一提。女生配合着抬起身来,探出一只手扶着男人的肉棒,将阴户凑上去,一点点坐下来。
  真是喷火啊!我放弃了要看清女孩脸部的念头,专注的看着女生的屁股在男人身上摇摆,不时的和周总大腿撞在一处,激起层层臀浪。
  干了一会,周总突然坐起来,让女生转过身去。他的胸膛贴在女生的背部,双手从后面环上去,捏着她的乳房。
  女生像是被干得性起,两只手不住的在自己和男人身上游移。她的腰也跟着男人抽插的节奏扭动起来,平坦洁白的小腹像一条起舞的水蛇,用力带动下体,和男人碰撞。
  这样的激情秀,平日只能在AV里看到。这女生的容貌虽看不清楚,但毕竟是被周总看上的,肯定不会差了。加上这身热辣的身材,和被干时扭动腰胯的劲头,就算是AV也不过如此吧。这个女生,简直可以和AV女优一拼啊!
  周总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女生猝不及防,差点从他身上跌下,却被周总有力的臂捞住纤腰,一把提起。女生晃了两步才堪堪站稳,回手娇嗔的打了周总的胸膛几下。
  我心里一阵失望,为什么要扶住她?就该让她跌下,倒在地上,像条母狗。然后再压上去,这样才对啊!
  我这样想着,男人却并没有停下动作,又将坚硬的肉棒插回女生的阴户。他硕壮的身躯半压在女生柔弱的背脊上,像要把她压垮似的。女孩被他一插,双腿一下子软了下来,由周总提着腰身,任他摆布。
  周总抱着她,往窗户方向走去。哇,那边是正对着街面的窗口啊。他不会这么大胆吧!女生也发现了他的意图,拚命抗拒。但她受制在男人的力量当中,又被干得浑身软绵绵的,怎能和周总抗衡?只能被他半提半推,移到窗户边上。还好那边的窗门是关着的,女孩终于也放弃了抵抗。
  周总让她双手抵住窗子,手掌在她屁股上猛拍一下,要她抬高臀部,再度快速抽插起来。
  这也太刺激了!虽说这些玻璃带点遮光效果,但如果真是刻意要细看的话,从外面还是能看到一点东西的。不知谁有这个眼福,能直接看清这个淫娃被干到兴奋的表情。如果他有望远镜的话,说不定连不停晃动的奶子都能看清呢——他可比我还要幸运。周总的身体将女生挡住了一部分,加上女孩又是背对这边,我始终看不清正面。如果有人在对面偷看,这一切可谓是尽收眼底!
  周总双手捉住女孩手腕,将其反剪到她背后,迫使她抬起上身,正对窗户。干到兴起,突然将她一推,让她整个上身都贴到了玻璃上。
  这女生简直在被淫辱!就算玻璃能够遮光,但全身的白肉贴在上面,外面只要抬眼往这里看,肯定能看见一对丰润的乳房正被冰凉的玻璃压到变形,一对粉红的乳头紧紧的贴在上面!我虽然看不到这种光景,但只凭想像,就差一点喷出精来。
  周总毫不怜惜胯下的女生,就这样将她暴露在外面的视线当中。现在已过了下班高峰,外面可能并没有多少人。但万一被人发现呢?周总自己的身体离窗子还有很大距离,他肯定不会曝光。这女孩双手被剪在身后,下面被狠狠的干着,上身被压住,乳房还被贴到窗子上,专供外面的行人和对面住户欣赏。就算是最下贱的妓女,也不愿做这样的事吧?
  但她这时候只能尽量将脸别转回来,至于乳房,她反而顾不上了。这与其叫「两权相害取其轻」,还不如叫「顾此失彼」!
  而男人却想更进一步的凌辱她。在将女生紧压在窗子上之后,他用一只大手将女生的两只手腕全部抓住,腾出另一只手来,突然打开窗子,将女孩的上身挤了出去。
  可怜的女孩被干得浑身轻飘飘的,已失去了抵抗的力气,身子挂在窗台上像一片随时会被风撕碎的树叶。周总却不让她俯下身去,收回手来再度抓起女生的手臂,将她上身硬拉了起来。
  她的胸高高抬起,又不得不撅着屁股迎接抽插,全身被男人拉成了S形。周总看上去对现在的样子非常满意,他不再调整姿势,集中精力干着身下的尤物。
  女生全身抖动起来,可能快要被干到高潮。但窗外的凉风吹进来,不停的提醒她,可能有无数的目光正聚焦在她毫无遮掩的身体上,况且她还正被插入!
  从我的角度,差一点看见女孩别过来的脸。只可惜周总似乎已忍不住要射,身体晃了一下,挡住了。
  我担心周总射完以后会转过身来发现这边百叶窗后的眼睛,在他深深挺入女生下体停滞不动时,就离开了。
  我回到会议室收好东西,掏出手机,给头发了短信:我去那偷偷看了,不是在见什么客户。周总关起门来玩他们秘书呢。
  我直觉上以为,这女生肯这样百依百顺,让他为所欲为,没準是他属下也不一定呢。
  头回了一句:你肯定那是他们公司的人?会不会是别的公司派来的肉弹?
  我回复说:不会。周总玩得很过分,这女生就任他妄为,没有这样专业的肉弹吧?
  直到已走出这家公司,才收到头的回复:看得很爽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为了完成领导下派的工作嘛。
  头回复:呵呵。对了,我们刚刚和他们生产部联繫过,他们说你今天的技术支持做得不错,以后还会继续稳定的使用我们提供的原材料。上头很开心,等你回公司,我就请你吃饭。这个週末吧,叫上你老婆小艾。
  这时候,小艾在做什么呢?我忍不住将收信人设为她的号码,在短信开头,按键写道:今天收穫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