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风月大陆 第九章 落花之难

时间:2018-05-22 「你醒过来了吧!」
  当左兰心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叶天龙那张可怕的笑容。
  其实叶天龙也算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笑容对于异性来说,无疑是具有相当的可看性,但在被吓坏了的神殿圣女大祭司看来,眼前这样的笑容,简直就是一只恶狼在对爪下的羊羔露出森森的牙齿,令人不觉心生寒意。
  现在他们还是在接见大厅,宽阔的殿堂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完全被魔法大阵封闭起来的殿堂,空气不是那么的流通,加上光线也不是那么明亮,血肉横飞的整个大厅显得十分阴森可怖。
  感觉上已经昏迷了很久,但左兰心仔细一看,才知道只是很短的时间。在大厅的四处散落着断臂残肢,最上面的便是大魔导师史迪芬少了一半脑袋的尸体,头下脚上仆倒在堂上的台阶上,死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从劈开的脑袋里还在缓缓的流出鲜血和脑浆,红红白白的,令人惨不忍睹。
  左兰心只是看了一眼,便再没有勇气看第二眼,急忙转头旁顾,但落入眼帘的是两个司神断成两截的尸体,再下去,便是巨灵族的那两个位列雷将的高手尸体,七零八落的散在五尺方圆的地上。
  法斯特神殿秘密训练的那些魔剑师,分别倒在各个方向,几乎全部是面朝下,头朝外,显然是在转身逃跑的时候被叶天龙无情的杀死,鲜血溅满了大厅的柱子。
  「你这个冷血的恶魔!」
  左兰心再也没有勇气看下去了,很明显在她昏迷之后,叶天龙对大厅里面所有的人进行了一场可怕的大屠杀,参与围攻的所有高手,没有一个可以逃脱。
  面对圣女大祭司悲愤之极的指责,叶天龙却是冷冷的一笑,道:「彼此彼此。如果今天不是我的力量胜过你们,那么现在倒在地上的尸体就包括我了。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些话?」
  说到后来,叶天龙已经是声色俱厉,双眸之中闪动着令人心寒胆颤的光芒。他的一只大手猛的向前,一把将左兰心从地上提起来。
  「你要干什么?」
  本能的大叫起来,左兰心发现自己在叶天龙的手下,就像是毫无抵抗力的婴儿,心中的巨大恐慌让她的脸色不由得发白。
  「你说我想干什么?」
  叶天龙朝左兰心露出了雪白整洁的牙齿,一种莫名的寒气顿时从左兰心的心中升起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手脚本能的乱打乱踢,但打在叶天龙的身上,就像是打在钢铁之上,反震过来的力量让她的手脚生疼。
  「该死的小女人,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说话的时候,叶天龙伸手去摸了一把左兰心的脸蛋,腻滑如脂的感觉顿时从他的手指头一直传到心里。
  「呸,你这个该死的淫贼、恶魔……」
  左兰心挣扎着,转过头,刚刚骂了半声,只见叶天龙的脸色一变,猛的伸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往下一拉。
  「哗啦!」一声,布料破裂的响声。
  左兰心身上的洁白法袍顿时被撕开,拉到了娇美迷人的香肩下面,雪白娇嫩的肌肤和大半个冰清玉洁的酥胸柔峰暴露在叶天龙的眼前。
  「当初我好心好意救了你,没有想到你却是反过来三番五次的陷害我。我今天要连本带利一起算回来。」
  在左兰心羞耻的惊叫声中,叶天龙伸出双手毫不客气的在她的柔美娇躯上肆意揉捏起来。
  左兰心大骇,挣扎着想躲避,但在力量上却绝对弱势,叶天龙的一只手便将她控制得死死的,可怜的圣女大祭司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魔手在自己的乳峰上探索摩挲。
  「恶贼……」
  左兰心的骂声还没有出口,顿觉得全身一震,接着无力的瘫倒在地。
  用暗黑之气制住了左兰心,叶天龙便恶狠狠的抓住幼嫩双峰,用力之下,让她不禁吃疼的叫起来,眼中的清泪也泛了起来。
  将她上身剩余的法袍全数撕掉,洁白的胸围子根本无法将少女发育停当的酥胸嫩峰完全遮挡,暴露出来的冰肌玉肤柔嫩滑腻,彷彿一点就会渗出水来。
  叶天龙不由得看呆了。双眼之中的异样光彩,让左兰心的芳心一阵发颤。
  「淫贼,你不得好死!」
  美丽的圣女大祭司的凄厉尖叫,非但没有增加她的气势,反而更加体现出她的无助和软弱。现在的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羊羔,而她的挣扎和珠泪反而激发了叶天龙心中的心魔。
  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叶天龙慢慢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洁白无瑕的胸围子。
  细细的繫带,如何能够保护得住圣女大祭司的神圣玉峰。在左兰心的悲叫声中,叶天龙淫笑着稍稍用力往外一扯。
  向后一抛,洁白的布料从空中悠悠坠落,有如被风雨无情吹落的花朵。雪白耀眼的肌肤,让叶天龙的双眼爆出了一阵异常的光芒。
  被紧紧束缚的双峰快乐的舒展,浑然不顾自己的主人是如此的悲痛。
  看着这样一个半裸的上空美女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叶天龙的慾火大炽,他的双手稳定的抓住那酥胸上雪白娇艳的嫩肉娇蕊,一阵狠命的搓揉扭捏,去慢慢感受那里的清香,那里的粉嫩,那里的柔腻。
  倔强的左兰心决定不在叶天龙的面前流露出她的软弱,咬紧牙根,强忍心中极度的羞愤,但从来没有被人触摸过的圣洁玉峰,被如此毫无怜惜之情的抓捏,那种异样的刺痛和感觉还是让她忍不住从琼鼻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你想杀了我吗?」
  用力拉提了一下雪峰上的樱桃,叶天龙鬆开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洁白无暇的两团乳肉,呈现出道道鲜红的指印,樱红如豆的嫩蕾,也变得殷红如血珠,挺立于雪玉双峰的顶上。
  「你不得好死!」左兰心羞愤万分,大声的叫骂着。
  「那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不得好死吧!」叶天龙狞笑着,突然拿起了一边地上不知是谁的长剑:「这是你们神殿的长剑吧?真的是非常锋利啊!」
  一边说着,叶天龙一边用锋利的剑尖在左兰心的雪白乳峰上比划着。剑尖上面不知道沾的是谁的鲜血,随着叶天龙的动作,一滴一滴缓缓滴在雪白如玉的柔峰嫩峦之上,红白相映,有一种说不出的绮丽。
  冰冷的质感,让娇嫩嫩的乳肉上寒毛直立,锐利的剑锋,在雪白的肉峰上留下了道道的血痕。
  「卑鄙无耻的家伙……」
  左兰心咬牙切齿,奋力扭动娇躯,可惜她的双手双脚都已经变得绵软无力,根本无法如愿的逃避。
  「呜呜……」
  酥胸前猛的一阵刺痛,让左兰心下面的话变成了呻吟。原来叶天龙伸出两根手指用力夹住左兰心敏感的乳首,将这一颗桑粒般的嫩蕾拉起来。
  看着叶天龙将长剑放在被拉长的乳首根部上方,左兰心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不要……」
  当冰凉的触感从柔嫩的乳球上传上来,左兰心又禁不住睁大美目,脱口而出。但是看到的却是叶天龙用剑脊在玉球上拖动,她不禁羞愤欲死。
  哈哈大笑起来的叶天龙狠狠扭了一把雪白的乳球,看着那快要溢出汁液一般的柔肉玉球慢慢呈现出一道鲜红的手印。
  「不要吗?那我们就换一种玩法。」
  说罢,将长剑放在一边,双手开始撕拉起左兰心剩余的法袍来,原本被扯到纤腰的法袍很快便被整个拉掉了。
  和胸围子同色的亵裤,紧紧包裹住饱满的溪谷,两条白生生的修长玉腿,纤细秀气的脚踝,让叶天龙不禁有些看癡了。
  「你这个魔鬼!快放开我!」
  看到叶天龙的手伸向自己的亵裤,左兰心惊惶失措的挣扎起来,但手脚被制的她,除了用极小的幅度扭动自己的纤细柳腰外,别无他法。
  看着美丽雪白娇嫩如花的女体,在自己的眼前扭动纤腰,带动酥胸前的一对玉乳嫩峰也随之缓缓跌宕起伏,跳跃不定,叶天龙心中的慾火倏然高涨。
  「好,既然圣女大祭司这么说,我自当遵命。」
  叶天龙的双手突然改变了方向,解开左兰心身上的禁制。
  一时之间,不明白叶天龙到底想干什么,手脚获得自由的左兰心反而傻傻的站立在原地,呆望着眼前的叶天龙。
  「你不想逃吗?」叶天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猛的伸手抓起长剑,向左兰心挥舞。
  「干什么?不要……」当锋利的剑尖在自己的面门前划过,左兰心惊叫着,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确认了自己的武技还在,她开始在叶天龙的长剑攻击下左闪右避。不过,即便是左兰心再怎么逃避,叶天龙却始终能够出现在她的前面,用长剑赶着她改变方向。
  不到片刻的功夫,左兰心的全身已经香汗淋漓。她雪白的肌肤泛起了丝丝的嫣红粉色,晶莹的香汗点点挥洒,腾挪跳跃。呼吸的加快,使得酥胸嫩峰好似一对活泼的大玉兔,具有极大的可看性。到后来,似乎是叶天龙在指挥着左兰心的逃跑方向和姿势。
  「饶了我吧!」
  脚下的速度慢一点,叶天龙手中的长剑便拍在了她的粉臀上,强迫她继续跑。因为害怕自己的亵裤被完全划破,左兰心只有坚持躲闪逃避。
  左兰心的叫骂,挣扎,悲叫,和叶天龙的怪笑大叫,在大厅里面响了很久,直到左兰心无力的瘫在台阶边,珠泪挂满了秀丽的双颊。而此刻的她,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丝毫的布料存在,无力的双腿竭力夹住,但还是无法掩饰大腿根部点点的茸毛。
  娇喘吁吁,全身乏力的左兰心终于悲哀的发现,原来自己和叶天龙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
  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她的挣扎和逃避,只是增加了叶天龙的快乐。他每一次都用长剑将左兰心的亵裤划破一点,却又不伤到她粉嫩娇美的雪肌。
  「你现在不跑了吗?」
  将左兰心的娇躯提到倩女皇的座位边,这张宽大无比的皇椅比起一张躺椅还要宽上一倍,秀丽的倩女皇正躺在椅子的一边静静的睡着,元神被制之后,虽然得到了叶天龙的救治,但倩女皇还需要睡上两个时辰,才能完全恢复。
  压在椅子的一边扶手上,让左兰心的脸朝下,背朝上。光裸的粉背洁白如玉,闪动着晶莹的柔光。
  虽然粉脸被压在椅子上,左兰心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她可以想像的到,自己现在是何等一副不堪的样子。
  因为纤腰被椅子的扶手顶住,雪白的粉臀便向后高高突起,圆润柔嫩的肉丘和深深的臀沟,甚至连神秘谷间的秘地也无保留地曝露在后面男人的眼下。
  即便她再拚命的夹紧两脚,但那萋萋的芳草、迷人的玉洞,以至连芳草覆盖的三角洲也仍可看得到。
  「要被打屁股吗?」
  感觉到叶天龙的手在自己的粉臀上抚摸,左兰心直觉地这样想到,因为她也自觉在这样的姿势下,她的臀部便向着后面的人无防备地耸起,那种感觉好像小时候的自己要被长辈责打,而这种难堪的姿势甚至令她产生像是自己耸起屁股来引诱人来打的错觉。
  「真是上等的屁股呢!」
  叶天龙捏了一把眼前这个幼滑娇嫩而充满曲线美感的粉臀,晶莹如上等的玉器,虽然还缺少一点圆润的丰满感,但线条极为流畅。
  「你想干什么?!」
  因为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加上皇椅上阵阵的异样气味阵阵传到她的鼻子,左兰心的芳心更加感到不安恐慌。
  「啊……」
  突然之间的掌击,重重落到幼嫩雪白的臀丘上,从柔嫩润细的肌肤上涌起了一阵痛楚,令左兰心忍不住想叫疼,可是她不肯屈服的性格令她竭力压下声音,最后也只是短短的呻吟了一声。
  「真不愧是练过神殿秘法的圣女大祭司,看你的屁股就知道你会是一个上等的好货色。」
  叶天龙愉快的说着,手掌也不停的落下。每一下,都发出了清脆响亮的拍打声。
  「这就是你为你自己所做的错事所要付出的代价,我要让你终生难忘!」
  啪啪啪啪……
  雪白的粉臀很快染上了一层粉嫩的红色,肉丘轻颤中,肌肤变得火热。
  左兰心打定主意,咬紧牙关,决心不向叶天龙投降,但是随着掌击的力度加大,她的胴体在不住的摇晃,酥胸前的一双娇嫩雪丸也随之在前后晃动,尤其是当顶端的敏感乳首在扶手丝锦面层上的不断厮磨,变得又硬又大的同时,那阵阵针刺般的感觉传来,让她忍不住从鼻子中流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嗯……嗯……」
  这样的娇吟声,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更是助长了他的欲焰。
  「现在该是你接受下一步的惩罚了!」
  高声宣布道,叶天龙亮出了自己那可怕的武器,此刻这粗长之火柱早已硬如铁,十分挺壮。
  双手用力抓住左兰心的粉臀,感觉自己的五指似乎要被那雪白肉丘紧紧吸住一般,深深陷入了柔细的臀肉之中。
  狠狠的抓了两把,叶天龙的双手接着左右一分,在少女悲鸣的呻吟中,埋藏在深深臀沟之中的菊门和玉户便应声展开。
  探头到左兰心的胯下,叶天龙仔细观察起少女方寸之地那高高鼓起的妙物。
  「原来我们的圣女大祭司这个地方也是这么的下流淫贱啊!」
  虽然在口中无情的嘲笑着,叶天龙还是细细观赏了一番。
  眼前的玉户粉红娇嫩,层层的嫩肉围成了一朵娇艳的花蕾,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玉户里那层淡粉红色的薄膜正在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它也知道接下来要面临的命运。
  两片娇小玲珑的花唇无声的抽搐着,带动在顶端交会处的那一颗粉色骊珠也在悄悄的收缩。
  短短的黑褐色茸毛柔顺光滑,略带捲曲,从叶天龙的角度看过去,甚至还有一点奇妙的光泽。
  「不愧是神殿的圣女大祭司,连这里都是比别人下贱。」
  手指轻轻一点,叶天龙咧着大嘴怪笑起来。
  不知是因惊吓,还是起先挣扎的缘故,玉户里面已经完全湿润,重重的嫩肉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水珠。
  「你胡说……」
  四肢无力,身子几乎被对折的圣女大祭司慌慌张张的否认,但她的语气却没有一点力度。
  经过这一阵子的挣扎、叫骂,以及叶天龙的折磨,左兰心已经骨酥肉软,全身失力。被如此玩弄淫辱,她就像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悲凄的啜泣起来。
  当感到一根火热坚硬的东西抵在自己的下体,左兰心忍不住再次挣扎起来。
  「不要……不……要……」
  但一对粉嫩臀肉牢牢的被叶天龙抓在手中,而且还被大大的张开,好似一只被定在桌子上的美丽蝴蝶,挣扎和动弹只是增加对手的乐趣。
  「你就乖乖的接受我的惩罚吧!我的圣女大祭司……」
  怪笑连连,叶天龙故意示威般的拿自己那粗壮如儿臂的玉柱,在左兰心的玉户口滑来滑去,鸽蛋般大小的顶端把玉户口的柔嫩花唇挤来压去,一边充分感受圣女大祭司那里的温暖和滑腻,一边也给左兰心更大的心理压力,好出出自己心头的怒火。
  等到自己的玉柱顶端涂满了粘粘滑滑的春水,叶天龙开始向前送腰。
  巨大的顶端藉着春水的润滑,并不费力的挤开了玉户门口的一圈嫩肉,抵住了那一层薄薄的柔膜。
  「求求你……不要……不……」
  左兰心无助的摇着螓首,满头的青丝在皇椅上晃动。将要失身的巨大压力让她就像是一个平常女子一般失声痛哭,苦苦哀求。
  佔据了左兰心玉户外庭的粗大火柱,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反而开始往后退出来。
  左兰心的心中刚刚稍微鬆了一口气,猛然间一阵剧痛从股间的玉户处传来,让她好似中箭的天鹅,仰起了美丽的螓首,发出一声凄惨的哀鸣。
  原来叶天龙用力一顶,完全佔据了左兰心的粉嫩玉户,丝丝的鲜血顺着火柱上暴起的青筋流下来,合着春水,变成淡淡的鲜红色。
  失身的瞬间,左兰心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但随着叶天龙扭动腰身,她感觉到自己的下体里好像是有一根火热铁棒,将自己的柔嫩粉质塞得严严实实,轻轻的一动都感到疼痛不已。
  高抬起的螓首沉重的跌下去,一双小手在皇位的座垫上无助的抓着。
  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悔恨,左兰心的两行珠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选择和这个可怕的男人作对,也许是她一生犯下的最大错误。因为以前和叶天龙相处的时候,左兰心就十分清楚的感觉到叶天龙的可怕。
  但成功攻佔秘处的叶天龙,哪里还管左兰心的心事,再说他的火热一旦进入,就感到秘处里面的层层嫩肉将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那里面好似有无数的婴儿小嘴在吸吮,让他无处不感到爽快。
  狂性大发,叶天龙毫无怜惜的开始猛冲起来。
  可怜左兰心初破的嫩户,哪里经受得起这般的非人折磨,幼嫩的玉户火辣辣的疼痛欲裂,有如无数把的利矛在刺入自己的下体,又好似刀子在慢慢刮着自己柔嫩的股间。这种裂体之痛是她出生以来,从没有经受过的。
  叶天龙一口气弄了五六百下,直弄得左兰心的粉质玉户里面的嫩肉绽开,层层褶皱外翻,不住飞溅的春水中都夹着淡淡的粉色。
  苦不堪言的左兰心咬牙硬挺,她决心不在叶天龙的面前显示自己的软弱。
  见到自己的粗大火柱狂攻之下,左兰心居然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有偶尔从鼻子传出短促的呻吟,叶天龙不禁有些佩服左兰心的忍受力,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想看到倔强的圣女大祭司向自己痛哭求饶的样子。
  「我知道神殿圣女大祭司的忍受力是很强的,不过你的身体也是很敏感的。」
  叶天龙俯下身子,嘴巴靠近左兰心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让我好好教你怎么做一个女人吧!」
  说罢,他猛的向前全速冲刺,粗大的火柱顿时尽根进入了幼嫩的玉户,火热的顶端直抵幽深尽处的内宫花房。
  敏感的内宫花房在叶天龙之前的狂野冲刺之下,早已变得柔软,这时便本能的开门纳客,花蕊绽开,温柔的吸吮起冲进来的火热。
  初破的处子之身,从未有云雨之体验,哪里经得起如此苦痛,左兰心只觉如利刃剜心,身受酷刑,剧痛无比。
  可是偏偏她又无法晕过去,正如叶天龙说的,练过神殿秘法的女子,尤其像她这样一个圣女大祭司,精神方面的忍受力极为惊人,而且在叶天龙暗黑之气的控制下,她的肉体也变得强韧非常。
  珠泪狂涌,左兰心终于哭叫起来。她的哭叫,让叶天龙更加的意气风发,他的冲击也更加的狂野。
  左兰心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好像是坏掉一般,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用木桩打入她的体内。
  声嘶力竭的哭叫,在几近麻木的剧痛之中,下身又有些异样的感觉不断升起来。一边是无边的剧痛,一边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怪异感觉,甚至可以说,她的身体好像开始熟悉和喜欢这样的怪异感觉。
  这样的体验和觉悟,让左兰心几乎要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