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再世情仇 第九章

时间:2018-02-08 「美人儿,看到我送给你的礼物了吧?」
  「看到了…你,你怎么能送我这种东西?」
  「为什么不能?你不喜欢么?」
  「还说呢?这是下贱的风尘女子才会穿的…」
  我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眼前不由的浮现出电话彼端的情景──娇美迷人的妈妈一手持着话筒,另一只手从包装精美的礼品盒里拎出条内裤,神态扭捏的咬着嘴唇,晕红的俏脸上满是腼腆侷促的表情。
  「怎么会呢?风尘女子哪会穿的这么有情趣?」我低声笑着说:「美人儿,这可是我按照你的臀部尺寸精心选购的,你穿起来肯定又舒服又合身!」
  「不…不行,这太难堪了!」妈妈嗔怪的说,还是不肯答应。
  倒也难怪,这是一条丁字型的性感内裤,样式大胆的离了谱。所用布料极其精省,几乎就是由两根黑色的绳索扎成的。前面是镂空透明的一小块面料,最多也只能遮住双腿交汇处的三角禁区,私处将显得若隐若现;而后面部分更是夸张,根本只剩下一根带子,整个屁股都完全的裸露在外头。
  「怎么会呢?」我好整以暇的说,「你自己的衣柜里,难道就没有几条这样的情趣内裤?」
  「有是有…」妈妈难为情的说,「不过,哪有这么夸张的?最多也只是半透明的质料…」
  「美人儿,你不要太保守啊!」我打断她的话,鼓励的说,「相信我,这条内裤就是为你这样拥有绝佳臀围的女人设计的!换上它后,你保证能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独特快感…」
  「真的吗?」妈妈有些动摇了。
  「当然是真的!」我低沉着嗓子说,「知道吗?你若想持续不断的享受性的乐趣,就需要各种各样新奇的刺激…正因为这条内裤的暴露程度,超过了你所能承受的底线,所以我才要你穿上它…你会发现,心里越紧张、越无地自容,快感反而来的越强烈…」
  电话那头静静的听着,没有再说一个字。可是一阵唏唏唆唆的声音却传了过来,显然,妈妈已经被我说的动了心,正在犹犹豫豫的褪去下身的裤子,準备尝试我为她买的这件「礼物」。
  内心不禁暗暗的得意,差一点笑出声来!这已经是计划的第四步了!妈妈一定想不到,我送她这条丁字内裤的真正用意吧!顿时,昨夜智彬哥的话语又清晰的迴响在耳边:「…作为一个身体日益空虚的中年女人,你母亲那旺盛的性慾的确已给你完全的激发了!但是,这并不等于她就会接受乱伦,同意你攻佔她成熟的胴体…毕竟,几十年形成的道德禁忌还在她的观念中佔据上风,这使她很难解开情感上的疙瘩、就此陪你上床做爱…」
  「其实,你母亲之所以会排斥乱伦,主要是由于在她的内心深处,本能的认定这种行为禽兽不如,就连想想都会令人觉得羞耻…不过,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羞耻「在某些时候也恰恰是点燃情慾的催化剂,能给人带来一种犯罪般的异样刺激!这就好像穿超短裙的女性,当察觉到有人偷看她裙下的风光时,心里固然觉得十分羞愧,但同时也会有种被偷窥的不伦快感!往往被偷看到的部位越隐私,她就越觉得兴奋和刺激…」
  「因此,计划的第四步,就是要逐步的採取措施,潜移默化的把她」快乐「的来源,和她过去最蔑视、最鄙夷的勾当联繫起来!要让她的高潮总是伴随着羞耻感一起出现…最终,我们必须达到这样一个目标──你母亲将痛苦的发现,正常的调情已无法再使她兴奋,只有羞耻感才能令她产生情慾,而且越是羞耻淫乱的想法,就越能令她情慾沸腾…」
  「等你做到这一步后,乱伦在她的心里,就不再是绝对无法逾越的障碍了!而情况的顺利发展必将带来这样的结果:潜意识告诉她,只有最最羞耻的行为--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才能使她享受到最最激动人心的高潮…」
  「喂,色鬼,我已经换好了…」妈妈轻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预言又止的说,「可是…我并没有那种…那种特殊的感觉嘛!」
  「是吗?美人儿!」我随口应道:「恐怕是你没把这裤袜穿到位吧…别否认了,我知道你顶多只把它拉到大腿,距离根部还远着呢…听我的话,再往上拉高点吧…」
  「唔唔,不能再…再往上拉了…」妈妈含含糊糊的说:「已经碰到底了,都快陷进去啦…」
  「陷进去?什么意思?」我故作惊奇的问。
  「你…你好讨厌哪!不跟你说了!」妈妈的语气就像是在撒娇。
  「明白了,你是在说」吃布「吧!」我居心叵测的坏笑道:「快告诉我,陷入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已经勒进那两片花瓣里了呢?」
  「别…别问了,好羞人啊…」
  「说嘛,快说嘛!」我穷追不捨的问。
  「唔…那条线就夹在…那道缝里…」妈妈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低声呢喃着说,「它挠的我好痒啊…真要命…」
  「哪里痒?是你的浪穴么?」我露骨的调戏她。
  「坏人,你…你作弄我…喔喔…」妈妈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剩下娇喘吁吁、颤声婉啼的份儿,看样子她很快又要高潮了…
  我不动声色的手持话筒听着,直等到她的喘息声平静下来了,才微笑着说:「怎么样?体会到那裤袜的妙用了吧?如果不是它,今晚你哪会这样快就进入状态?」
  「这…这和它有什么关係?」妈妈疑惑的问,她停顿了一下,娇羞的微嗔道:「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真讨厌哩…老是说些下流话来撩拨人家…」
  「美人儿,你终于承认我的价值了,真令人开心哦…但我仍然要问,若没有那裤袜带给你感官上、触觉上和心理上的强烈震撼,你还能够如此尽兴么?」
  妈妈无言以对了,语焉不详的说:「嗯…这个…我倒没想过那么多…」
  「相信我吧,没错的!」我加重了音调,沉声说:「美人儿,明天上午,我希望你穿着这条裤袜去上班…」
  「不行!」妈妈几乎是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心慌意乱的说:「这太离谱了,我…我会被人耻笑的…」
  「有谁会知道呢?把保护的措施做足,就不怕走光了…」我轻鬆的调侃说,「想想吧,只要那裤袜套在屁股上,你随时随地都可以享受到无与伦比的冲动!有需要的时候,手指勾住束带一拉,马上就能产生下体被侵犯的快感…美人儿,这可是手淫的绝佳妙品呀,最适合你那敏感的体质了…」
  「我不管,反正我不穿…绝对不穿!」妈妈的语气里满是爱恨交缠的複杂心态,同时话筒中传来了「砰砰」的响声,显然她是在气鼓鼓的捶打着床沿。
  「那么,随便你了!」我耸了耸肩,洒脱的挂断了电话,心中暗暗下了决定,今次只是静观其变,不再用强迫的手段令妈妈屈服了!
  毕竟,强迫虽然是个有效的办法,但却只能使妈妈那成熟的身体,暂时的向本能的反应低头,根本无法击溃她的心防!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妈妈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投降,由被动转为主动,自己把自己推向放纵的深渊…
  ※   ※   ※   ※   ※
  「小兵,你还不去上学么?都快八点了!」早上,打扮的优雅得体的妈妈走出卧室,一边拎起了随身的小挎包,一边诧异的望着我问。
  「今天学校放温书假…」我简短的回答着,目光在她身上扫了几眼。令我失望的是,妈妈今天穿的是条淡蓝色的长裤,虽然双腿的修长曲线因此而展露无遗,但从总体上来说,这身装束是显得保守多了。
  「那你就在家认真的读书吧!」妈妈说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略略的翘起了一条腿,把高跟鞋往脚上套。
  这本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注目的地方。但是蓦然间,我发现妈妈的表情变的有些异样!她的面色羞赧酡红,鼻尖上渗出了几粒香汗,笔直的粉腿抬到一半就顿住了,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彷彿中了魔法般凝滞在半空中。
  我心念一转,顿时恍然大悟…这经不起引诱的淫妇,果然还是换上了那条性感风情的内裤!只是她终究还有些害羞,因此才捨弃套裙而穿上长裤。但是在裤袜绳带的勒紧束缚下,她稍一抬腿就牵动了敏感的肌肉,这才把自己陷进这样一个动弹不得的尴尬局面中…
  「嘿,贱女人!还没走出家门就开始发骚了…也好,就让我看看你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会流露出怎样一副丑态吧!」我恨恨的想着,转头向着别处,但眼角的余光却霎也不霎的凝视着她。
  这时,妈妈大概也觉得不妥了,她轻微的「哼」了一声,洁白的细齿咬着嘴唇,窈窕的身子轻微的摇晃着,小心翼翼的移动着粉腿,纤手抖震着套上了高跟鞋。接着,她又慢慢的把腿放了下来…
  「啪!」我突然双掌互击,出人意料的发出了一下脆响!
  「啊──」妈妈被吓的失声惊呼,腿脚不由自主的踹蹬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板上。她转头望了我一眼,正想开口说话,整个人忽然神经质般颤抖了起来,臀部在椅子上耸动了两下,躯体随即软弱无力的靠向了椅背…
  她定了定神,心虚的问:「怎么了?」
  「没事,打死了一只蚊子!」我掸了掸手指,轻描淡写的说。
  「小鬼头,你整蛊作怪!」妈妈又好气又好笑,俏脸飞红的站起身,连正眼都不敢瞧我,就这样逃也似的快步走了出去。
  盯着她那柔美俏丽的背影,我心里登时升起了一股难言的感慨:有谁能想到,像妈妈这么气质高贵的美丽女人,在那身典雅入时的外装下,竟然会穿着如此大胆惹火的内裤呢?
  可以想像,妈妈今天将会持续不断的受到刺激,频繁的处于兴奋的临界点!这也正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是的,我要让妈妈逐渐适应这条内裤、乃至于习惯这种放浪形骸的淫蕩…当她把夹杂着偷情快慰的手淫,当成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我就可以着手安排实质性的举动了…
  ※   ※   ※   ※   ※
  时光流水般的逝去了,在我的耐心调教下,妈妈内里的打扮越来越轻佻狂放了。原来摆放在柜子里的那些保守衣物,逐步的被我每天赠送的情趣装束所取代。这些价格不斐、样式各异的乳罩和内裤,看上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外观上的性感撩人、极尽挑逗之能事。
  而妈妈也正像预料中的那样,越来越热衷于穿着这些热辣诱惑的内衣裤出门。
  当然,她的外表装扮还是相当庄重自持的,对周围的众多仰慕者依然是不屑一顾般的冷淡。可是,只有我才知道,她的身体里已然灼热的要命,只要碰上丁点的火种,说不定就能把她的淫慾完全点燃!
  对此,我心里是既兴奋又不安。眼见她在浑然不觉中逐渐的走向堕落,离我布下的陷阱已经很接近了,这固然是梦寐以求的好事,但我内心却时常感到某种担忧:照这样发展下去,妈妈的性格将来会不会受到彻底的扭曲,成为一个不知廉耻、人尽可夫的蕩妇呢?
  不过,计划进行到这一步,我们母子俩都不可能再退回去了。就算明知前面是个黑暗的万丈深渊,我也会搂着妈妈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要把前世的苦恋孽债,通过今生的伦理覆灭来偿还…
  目前我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在妈妈的抵抗力最薄弱的时候,出其不意的把「乱伦」的念头灌进她的脑海里,使她明知道这种想法的骯髒、羞耻和罪恶,却偏偏无法驱除出去…
  幸运的是,我并没有等很久,这个机会就来了!妈妈工作的单位市文化局,为了响应上级的号召,决定筹备一台集合歌舞、杂技和游戏的联欢会,于「五四」青年节这天来一场倾情表演。这次演出面向的观众,是全市各个中学推选出来的「优秀学生干部」,而演出的地点,则恰好放在我就读的学校──市立第三中学的露天广场上。
  ※   ※   ※   ※   ※
  五月四日的清晨,天气晴朗,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数百个中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早早的来到了广场上排好队列,恭候着方方面面的首脑们大架光临。直等到腿都站酸了,教育机构和文化部门的领导们才姗姗来迟,在掌声的欢迎下一个个的上了台。按照不成文的规矩,他们将先例行公事的致辞,跟着是表彰学生干部,最后才是大家翘首以待的节目表演。
  冗长无味的报告开始了,一个圆腰凸肚的肥胖男人站到了麦克风前,用不带任何抑扬顿挫的声调念着事先拟好的稿子。台上台下的人都快听的睡着了,没有人注意到,我正隐藏在不远处的一间教室里,手里拿着望远镜,居高临下的搜索着人群。
  本来呢,并非学生干部的我,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次联欢会的。倒是妈妈作为文化局的官员,在会场的佳宾席上反而拥有一席之地。她原本想带我入场的,但我心中另有打算,一口就谢绝了。等她走了以后,我利用对校园环境的熟悉,自己顺利的混了进来。
  「人在哪里呢?」我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很快就在舞台边的席位上找到了妈妈的身影。
  她和往常一样,足蹬高跟鞋,穿着职业的窄裙,美丽端庄的俏脸恬静自然,正在和旁边的人窃窃私语。我的镜头立刻粘了上去,牢牢的锁定在了她身上…
  一个小时后,正式的节目总算开演了,观众们的心神都被吸引住了。我一边继续注视着妈妈,一边取出手机给她拨了个电话。
  「喂,哪位呀?」柔和的语音传来。
  我嘻嘻一笑:「是我呀,美人儿!」
  「是你!」她的肩膀一下子绷紧了,失声说:「你怎么搞的,白天也打电话来?」
  「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我顿了顿,口气轻佻的问:「美人儿,你有没有穿上我新送的那条开裆内裤啊?呵呵,一想到你穿着它的情景,我的下面就硬起来了…」
  「别闹了,我正在工作呀!」妈妈的脸蛋有些红了,哀求说:「有话咱们晚上再聊,好么?」
  「工作?你不是正坐在操场上看演出吗?」我冷然说:「美人儿,你每天的行蹤我都打听的清清楚楚,还是别对我撒谎的好!」
  「那你想怎样呢?」她大概听出我的语气不善,登时惊慌起来。
  「别那么害怕嘛,美人儿!我只是想带给你更大的快乐!」我把音量放轻,悄声问,「告诉我,你是否尝试过,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手淫?」
  「啊…那不行的!」妈妈红透的粉脸低垂的只露出脖颈,扭捏的说:「会…会被他们察觉的…那可羞死人哩…」
  「但是周围的人越多,你的快感也越强烈,不是么?」我低低笑着说,「就是因为害怕才让你兴奋吧?美人儿…一想到随时可能被这许多人发现,你的小穴就立刻湿了,对不对?」
  妈妈无法自抑的发出一声娇喘,腰背像虾米一样弓了起来,俏脸上露出又是害臊又是烦恼的动人神情。
  「是的,我…我湿了…」她喃喃的说,「真的好想要啊…可我却不敢…」
  「那你就换个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嘛…喂,我记得市立第三中学的广场旁边有座教学楼,你现在能看的见么?」
  「能啊,就在我身后不远处!」妈妈说着回头张望了一下。
  「你快到楼顶的天台上去吧!我保证,那会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地方!」
  妈妈倒抽了一口凉气,侷促的说:「你…你不是想叫我在那里…」
  「别说那么多了,你先上去看看嘛!如果不满意的话再下来好了,我又不会逼你!」
  妈妈迟疑不决的咬着嘴唇,踌躇了好一会儿,似乎心里斗争的十分激烈…但最终她还是站了起来,慢慢的向教学楼的方位走去。
  「这就对了,美人儿你好乖哦…」我嘴里连声讚扬着,脚下也没闲着,快步的朝同一目的地奔去。一路上,我全力的施展口才,滔滔不绝的说着暧昧轻薄的淫乱语言,放肆的挑逗着她的性慾…
  「到了…我已经到楼顶了…」五分钟后,妈妈来到了教学楼的顶端。曲线玲珑的娇躯俏生生的立着,清风吹乱了她的一头秀髮,使她看上去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妩媚风情。
  我也悄然踱上了天台,就躲在离她二十来米远的蓄水池后面,闻言咳嗽一声,淫笑道:「美人儿,那里的环境如何?我想你不会介意和我尽情的欢愉一次吧?」
  「这里吗?好像…太危险了啊…」妈妈忐忑不安的说。
  「怎么会呢?今天是假日,没人会到楼顶来的…至于下面的那些毛孩子,有谁会那么无聊,老是转身抬头的往楼上看?」
  我舌灿莲花,娓娓动听的游说着:「这可是个最理想的释放慾望的地方…瞧,风和日丽,头顶蓝天,置身于一个如此空旷的、彷彿大自然般的所在,原始的本能正在你身体里甦醒…而脚下的众多学生,正可以满足你那渴望被偷窥、被侵犯的潜在愿望…美人儿,条件这么好了,你还犹豫什么呢?」
  「那…我该怎么做呢?」像往常一样,妈妈根本无法抵挡我的进攻,神思迷惘的问。
  「首先,你把内裤给我脱掉!」我简短的命令说。
  妈妈乖乖的照办了。她把手探进裙子,抬起匀称健美的粉腿,缓慢的把内裤连同丝袜一起褪了下来…我通过望远镜目不转睛的望着…嘿嘿,居然是条黄色蕾丝的丁字裤…
  「美人儿,你站出来些啊,把裙摆撩高点…你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好像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抬头仰望你的裙下春光,企图看到你赤裸裸的神秘私处…」
  「你…讨厌!」妈妈口中轻叱着,人却情不自禁的向前迈了几步,一直走到了楼层四围的栏杆边…真是个天性淫乱的女人…
  「美人儿,开始手淫吧!」我突然的冒出了一句,话说出口自己也吃了一惊。
  「什么?」骇然的声音。
  「听着,我要你张开大腿,把可爱的阴户对正下方,就在这一千多号人的头顶上手淫!」
  我咬了咬牙,一不做二不休的说。
  「可是…我…」妈妈微弱的反抗着,双腿似乎变的酸软无力了,身体沿着栏杆慢慢的滑倒。
  「别再推三阻四了!这可是个既能在众目睽睽下放纵,又能不被发现的好机会…再说,你已经湿的那么厉害了,不发洩一下怎么行?」
  「你…你勾引我…」妈妈坐倒在地上,急促的喘息了一阵,两条白生生的美腿突然向两边分开,把身旁竖立的一根栏杆给夹住了…我目瞪口呆…
  「哦──」大概是金属的外壳比较冷,当胯下的敏感部位顶住栏杆时,妈妈忍不住低吟一声,娇躯机凛凛的打了个寒战。但是她显然很快适应了温度,身子逐渐的后仰,只靠两个胳膊支撑着地面,双腿牢牢的把栏杆夹在股沟间不停的磨蹭着,彷彿那里已是奇痒难当…
  我贪婪的凝视着眼前的美景,恨不得透过裙裾直接的看到禁区,好半晌才艰难的开了口:「怎么样?美人儿,感觉如何呢?」
  「喔喔…好舒服啊…唔…真要命…」妈妈断断续续的呻吟着,漂亮的脸孔扭曲了,露出一种我从未看见过的淫蕩表情。儘管隔着窄裙,但我完全可以想像到,她那两团结实的臀肉已经被左右的分开了,就像两个半球挤压着中间的横桿!借助着身体的前后摆动,快感也在不断的积蓄增加…
  这时一阵大风吹了过来,短小的裙裾向上飘飞,妈妈那雪白浑圆的大腿因此而露的更多。
  如果广场上有人向这里张望一眼的话,由于角度是从下至上的,绝对能把她最隐私的秘密都给看光…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冲口而出的叫道:「哈哈!美人儿,我终于看到你光着屁股的骚样了!」
  「看吧!坏蛋…反正你都看过…那么多次了…」显然妈妈没听懂我的意思,还以为我在和她调情呢!
  我心念转动,忽然记起了在最早做的那个怪梦里,曾经目睹「小静」身上的一个记号!想要证实她和妈妈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眼下正是个好时机…
  「美人儿,这次我的确是亲眼看到了啊,不是在逗你开心…嘻嘻,原来你的臀部上竟然有个胎记,真是好可爱哦…」
  妈妈浑身一震,失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咦,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刚才亲眼看到的…」
  妈妈整个人都僵住了,颤声说:「你怎么能看到我的?难道…难道你在…」
  「猜对了美人儿,其实我就在你下面,正在大饱眼福的欣赏你呢…不用掩盖了,我已经全部看的一清二楚了…哇哇,好浓密的阴毛啊,连屁眼都看到了,哈哈哈…」
  「你无耻…」妈妈无地自容的叫了起来,尴尬的像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充耳不闻,变本加厉的说着污言秽语:「…不愧是美女呀,连屁眼都长的这么漂亮,还会害羞的一下一下收缩哩…真是淫贱啊,连你老公都没能看仔细的秀气小屁眼,现在却落在了我这个陌生男人的眼中…」
  「下流!下流!你不要再说了…」妈妈拚命的摇着头,脸上流露出耻辱薄怒的神色,可是她那诱人的胴体却像被催眠了一样,在我猥亵的声音中情不自禁的扭动着,摆动和摩擦的幅度比刚才更大更疯狂了…
  「对,对!就是这样…美人儿,你在这方面悟性很高嘛,瞧你现在的姿势多么淫蕩…真想马上赶到你身边,就在天台上跟你合体交配…啊啊…」我的声音也高亢了起来。
  「喔喔…那你就快来啊…」妈妈像是完全沉浸到快感中了,脱口问道:「你到底在哪里啊?为什么我找不到…」
  「我就坐在学生堆里,正在偷偷的用望远镜观察你呢!」
  「什么?学生堆里?」妈妈满脸惊讶之色,失声说:「你还是个中学生么?那…那你不是和我的儿子差不多大?」
  「是呀!我只比你儿子大两岁!」我用最轻佻的口吻淫笑着说:「很意外吧?居然会和一个后辈发生不伦的畸恋…不过,只要你愿意,我也可以像你儿子一样孝顺的…我甚至愿意叫你一声妈妈…」
  「不!不准叫!」妈妈本能的打断了我,羞耻的呢喃道:「这太下流了,我可不是你妈妈…老天,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你让我感觉好罪恶…」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们彼此能给对方带来快乐,就算是亲生母子又有什么所谓?」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大声喊道:「…把你那见鬼的礼仪廉耻扔到垃圾堆里去吧!我偏偏要叫你妈妈…你听着!妈妈…妈妈…」
  「住口!你住口!我不要听…」妈妈的语音在发抖,整个身子也在微微的震颤,美丽的俏脸上血色尽褪,显然心里正在承受混合着恐惧、兴奋、自责、迷乱的震撼和冲击!
  「我非叫不可…妈妈,妈妈!我要操你了…看吧,儿子的大老二正要操你的淫穴呢…啊啊啊…让我干吧…妈妈,让我插进去啊…妈妈…」
  在我一声声蕴含着深情和强迫、挑逗和诱惑的呼喊声中,妈妈残余的意志很快就彻底的崩溃了,意乱情迷的款摆着娇躯,白皙匀称的美腿勾在横桿上使劲夹紧,嘴里则失神般的呻吟着:「插进来吧!哦…来吧…我不管那么多了…喔喔…好儿子,我的穴给你干吧…干我吧,儿子…」
  虽然明知这是她在情势所逼下,无意识的失口胡言,可我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动和兴奋…我终于在她牢固的防线上撕开了一条口子,把「乱伦」的观念不知不觉的塞进了她的脑海中…
  「妈妈,我插进来了…啊啊…我要把你操的死去活来…淫贱的妈妈…」
  「用力…用力…干我…唔唔…下流的儿子…喔…我不行了…啊啊啊…」
  无所顾忌的浪叫声中,妈妈的身体忽然痉挛了,脸上的表情似销魂又似痛苦,接着她的屁股猛地上下挺动了几下,丰满的胴体剧烈的哆嗦起来…几乎就在同时,我通过望远镜清晰的看到,一股透明粘稠的液体从窄裙里泉水般涌出,顺着线条流畅的修长粉腿淌了下来,经过穿着高跟鞋的玉足,一滴滴的掉落在地上…不到片刻,原本乾燥的地面上就形成了一圈污迹,而且还在不断的扩散…
  「呵呵,你洩出来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洩出来…」隔了半晌我才出了声,调侃的说:「感觉如何?是不是我刚才那些话让你觉得特别刺激呢?」
  妈妈娇喘了几口气,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略带吃力的站了起来。
  她侷促的整理着揉皱了的裙摆,俏脸上红潮未褪,平添了几分放纵颓废的风情…
  我忍不住又开口戏弄她:「你说吧,今后我该叫你什么呢?是美人儿?还是妈妈?嘻嘻,照我看你好像更喜欢后面那个称呼呀…」
  妈妈一言不发,默默的凝视着脚下的那圈水渍。
  突然间,她悲悲切切的哭了起来,两道泪水滚出眼眶,哽咽的说:「你…你把我最后一点尊严都给剥夺了!呜呜呜…天啊,我什么面子都没了,还不如死了的好…」
  「千万不可以!」我大吃一惊,连忙叫道:「你可不能做傻事呀…喂喂…喂…」
  话筒里传来芒音!转眼望去,妈妈已把手机给挂了,掠了掠散乱的秀髮,面色凄然的走向楼层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