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朋友淫蕩的美丽老婆

时间:2018-01-22 志威和我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由于工作的关系有机会见过他老婆--窦豆。
志威是个木讷型的人,居然会娶到那麽漂亮的老婆,窦豆是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子,活泼好动,身材有着白裏透红的肌肤,高挺的双乳、细盈的纤腰、浑圆肥嫩的玉臀及一双修长的玉腿。
初次见她时轰然心动,有股想□死她的沖动,尤其她那丰润的双唇,真想看她含我屌的模样。
一想到她是朋友的老婆也就不敢造次,不过偶尔吃吃她豆腐也满有快感的。
有次志威生日,一票同事去他家聚餐。
那天他老婆窦豆穿了条紧身短裙,露出两条白嫩诱人的美腿。
半透明雪白薄纱的衬衫,非常诱人。
由于大伙非常的高兴,所以多喝了点酒,借着酒意放肆的望向他老婆雪白的乳沟,不经意的和一双眼睛对望,原来是他老婆发现我的行为,用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瞪我一眼。
被她这样子一瞪,我真是心跳加快。
一不小心将筷子掉落桌椅下,侧身去捡时,看到他老婆紧闭的大腿微微张开,我望着她的私处,真是让人难受。
或许待得太久的关系,起来时看她脸颊泛着红晕,真是美呆了。
不久,我又故意掉了筷子,再弯腰下去时,看到她不时的移动她双腿,窄裙中的春光清晰可见,白色蕾丝小裤衩,及穿着丝袜的性感美腿,这对我来说非常刺激!饭后大伙余兴节目要麻将,多了一脚,我就让给他们去打,独自到客厅看电视。
过了不久,见他老婆窦豆也过来坐在我对面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陪我看电视。
电视的节目没什麽吸引人的,不如看看对面美女好一点。
此时窦豆却并未注意自己的坐姿,反而将双腿微微的对着我张开,我的视线不停的在窦豆大腿根游走。
她不经意的发现我的眼神注视着她的裙内,本能的靠紧双腿,后又微微的张开,雪白的双腿不停的交换着,白色蕾丝小裤衩忽隐忽现,不久后把腿放下来。
由于他们打牌的地方在另一房间,我就大胆的将身体往下挪移,更清楚看到她裙内春光。
他老婆此时眼睛注视着电视,有意无意的将大腿张得更开,她脸色红润,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双手贴紧她大腿外侧,慢慢的游移。
我的手情不自禁隔着裤裆摸着我硬硬的鸡巴,用眼睛化成鸡巴插向她湿热的逼裏。
忽然有人开门走出来的声音,惊醒沉醉在意淫中的我们。
门打开一声。
「老婆,弄些啤酒进来。」
志威出来跟他老婆嚷着。
被这样一吓,他老婆赶紧合起双腿,红着脸拿酒进去。
志威虽然木纳木纳,可是却贪两杯,每次酒后醉得像只死猪般睡着。
我也装无事般到麻将房看他们打牌。
「张哥,要不要换你来打?」
另一同事问我。
「不了,看你们打就好了。」
我赶紧回答着。
不久,志威他老婆忙完也跟进来看,站在她老公旁也就是在我对面。
看着看着,忽然有道灼热的眼光往我这望来,擡头一瞧,是他老婆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当他老婆知道我回看她时,嘴角微微一笑,这一笑真美。
她眼神隐藏某种暗示的深情看着我,回头就往外走。
「各位,你们慢慢打,我到客厅看电视。」
我对着他们说后赶紧跟出去。
咦…?客厅没人?晃到厨房,只见他老婆--窦豆的身体依在角落,一脚靠在墙上,充满渴望的大眼睛看着我走进来。
我缓缓的走过去,把手摆在她头旁的墙上,两人深情相望。
当我慢慢地把她下巴擡起时,她身体颤抖了一下,我用手搂她到怀裏,她热情地将嘴唇贴上我的唇,她的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嘴裏翻搅着!当她的舌头缩回去时,我的舌头也跟着伸进她的嘴裏,用力的吸吮着她的舌头。
我们紧紧的抱住对方身体亲吻着,像要将我们俩人的身体溶为一体似的紧紧的抱住!我们此时什麽也不管了,只想彼此的占有对方的身体,她的身体随着我的吻不停的扭动着,嘴巴不停的「嗯…」

我正要采取进一步时,忽然客厅有人说话:「终于打完了。」
「是啊!」
我们赶紧整理一下仪容,没事般的走出厨房,见他们正从房间走出来,志威对着他老婆说:「窦豆,还有酒菜吗?」
「还喝?」
窦豆不高兴的问道。
「有什麽关系,难得嘛!」
志威带着酒意的嚷嚷着。
窦豆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準备。
经过几回的敬酒后,大家也差不多了。
「志威!我们要回去了,志威。
喂!志威!…」
大伙忙摇醒志威,志威还是不动的像只死猪般睡着。
窦豆:「不用叫他了,他一喝醉都是这样的,没关系!你们先回去吧。」
「好吧!谢谢你们的招待。
大嫂,先走了。」
大伙陆续的回去。
我到门口时望着窦豆,彼此眼神交会的笑一笑,就跟大伙回去。
到了楼下各自解散,我晃了一圈回到志威门口,按了门铃,窦豆开门问道:「谁啊!」
「是我。」
我快速的闪进门,问窦豆:「志威呢?」
「还躺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睡觉。」
我心急的把窦豆搂过来往嘴唇亲,窦豆用手顶着我胸襟,轻声说:「不要,我老公在客厅。」
「他不是睡死了吗?」
我悄悄的问她。
「是啊,可是…」
此时我已不管得那麽多了,就重重的吻上她的嘴唇,用舌头挠开他老婆的牙齿,舌头在口腔裏搅拌着,他老婆火热的响应着。
我吸吮着窦豆的舌头,双手不安份地隔着衣服在她丰满双乳上搓揉,而窦豆则闭着眼享受我热情的爱抚,我的鸡巴慢慢的硬挺顶在窦豆的下腹,她兴奋扭动着下腹配合着:「唔…唔…」
我双手伸入窦豆撇露低开的衣领裏蕾丝的奶罩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富有弹性的乳房又摸又揉的,她身体像触电似的颤抖。
我粗鲁的脱去了她的上衣、奶罩,但见窦豆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我一手揉弄着大乳房,一手伸进她的短裙,隔着小裤衩抚摸着小逼。
「啊…唔…」
窦豆难受的呻吟。
阴唇被我爱抚得十分炽热难受,流出许多透明的淫水,把小裤衩弄湿了,此时把她的小裤衩褪到膝边,用手拨弄那已突起的阴核,窦豆娇躯不断的扭动,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
窦豆边呻吟,边用手拉开我裤子拉炼,将硬挺的鸡巴握住套弄着,她双眸充满着情欲。
我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方向移动,轻轻的放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
我先把自己的衣裤脱得精光后扑向半裸身体的窦豆,爱抚玩弄一阵之后,再把她的短裙及小裤衩全部脱了,窦豆成熟妩媚的胴体首次一丝不挂的在老公面前呈现在别的男人眼前。
她娇喘挣扎着,一双大乳房抖蕩着是那麽迷人。
她双手分别掩住乳房与私处:「喔…不…不行…不…要…在…这…裏…」
我故意不理会她,就是要在志威面前奸淫他老婆。
窦豆此时春心蕩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浪叫,那淫蕩的叫声太诱人了。
拉开窦豆遮着的双手,她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我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看那小腹平坦,大屁股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修长。
她的逼毛浓密乌黑,将那令人遐想的小逼整个布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粉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性感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我将她雪白的玉腿分开,用嘴先亲吻那逼口,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阴唇,用牙齿轻咬阴核。
「啊…啊…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志威他老婆被我舔得阵阵快感,大屁股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娇嗲喘息声。
「唔…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舐…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泻了…」
我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逼肉,窦豆的小逼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大屁股擡得更高,令小逼更为高凸,让我更彻底的舔食她的淫水,窦豆已被我舔得情欲高涨。
「哥…你…好…会舔…害…人家…受…不…了…」
我用手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她的小逼口磨擦,磨得窦豆难耐不禁娇羞吶喊:「好人…别再磨了…痒死啦…快…快…人家…要…」
看她那淫蕩的模样,忍不住逗她说:「想要什麽?说啊!」
「嗯…你…坏…死…了…」
「不说就算,不玩了。」
我假装要起来。
「不要!讨厌…好嘛!…人家…要…你…插进…来…」
窦豆说完后,脸颊红得像什麽一样。
「说清楚,用什麽插?」
「嗯…用你的…大…鸡巴…」
窦豆边说边用手握住我的鸡巴往逼裏塞。
从来没有偷过人的窦豆此时正处于兴奋的状态,连她老公在对面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睡觉也不管了,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我不再犹豫的对準逼口猛地插进去,「滋」
的一声直插到底,大龟头顶住窦豆的花心深处,觉得她的小逼裏又暖又紧,逼裏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我想窦豆除了老公那的鸡巴外不曾尝过别的男人的鸡巴,今天第一次偷情就遇到我这粗长硕大的鸡巴,她哪吃得消?不过我也想不到今天居然能让我吃到这块天鹅肉,而她的小逼居然那麽紧,看她刚才骚媚淫蕩饑渴难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慾高涨猛插到底。
窦豆娇喘呼呼,望着我说:「你真狠心啊,你的这麽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是那麽紧,让你受不了,请原谅我。
窦豆,我先抽出来好吗?」
我体贴的问她。
「不行…不要抽出来…」
原来窦豆正感受着我的大鸡巴塞满小逼中,真是又充实又酥麻的,她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双腿高擡两脚勾住我的腰身,唯恐我真的把鸡巴抽出来。
老公常喝醉的回家,害她夜夜独守空闺,孤枕难眠,难怪被我稍为逗一下就受不了,此时此刻,怎不叫她忘情去追求男女性爱的欢愉?「窦豆…叫…叫我一声亲丈夫吧!」
「不…不要…羞死人…我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
「叫嘛…当你老公面前叫…我亲丈夫…快叫。」
「你呀…你真坏…亲…亲丈夫…」
窦豆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真他妈的有够淫蕩。
「喔…好爽…亲…亲丈夫…人家的小逼被你大鸡巴□得好舒服哟!亲…亲丈夫…再插快点…」
春情蕩漾的窦豆,肉体随着鸡巴插逼的节奏而起伏着,她扭动大屁股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哎呀…张…大…哥…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舒…服哟…我要射了…喔…好舒服…」
一股热烫的淫水直沖而出,我顿感到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我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香惜玉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阴核来□她。
窦豆的娇躯好似发烧般,她紧紧的搂抱着我,只听到那鸡巴抽出插入时的淫水「噗滋!噗滋!」
不绝于耳的声音。
我的大鸡巴插逼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我搂得死紧的,大屁股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爽死我了…张哥…啊…□死我了…哼…哼…要被你□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射了…」
窦豆经不起我的猛插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逼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我的大龟头。
突然,阵阵淫水又汹涌而出,浇得我无限舒畅,我深深感到那插入窦豆小逼的大鸡巴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般无限的美妙。
一再洩了身的窦豆酥软软的瘫在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我正□得无比舒畅时见窦豆突然不动了,让我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擡高她的两条美腿放在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大屁股下,使窦豆的小逼突挺得更高翘。
我握住大鸡巴,对準窦豆的小逼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娇躯颤抖。
我不时将屁股摇摆几下,使大龟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
窦豆还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鸡巴、如此销魂的技巧,被我这阵阵的猛插猛抽,窦豆直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我…□死…了…啊…受不了啦…我的小逼要被你□…□破了啦!亲丈夫…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窦豆的放浪样使我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小逼才甘心。
她被□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
「喔…好老公…你好会□逼,我可让你□…□死了…哎哟…」
「窦豆…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洩了…」
窦豆知道我快要达到高潮了,配合提起余力将大屁股拼命上挺,扭动迎合我最后的沖刺,并且使出阴功,使逼肉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大鸡巴。
「心肝…我的亲丈夫…要命的…又要泻了…」
「啊…窦豆…我…我也要洩了…啊…啊…」
窦豆一阵痉挛,紧紧地抱住我的的腰背,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洩如注。
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我终于也忍不住将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窦豆的小逼深处。
她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亲丈夫…亲哥哥…爽死我了…」
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双双紧紧的搂抱着,享受激情后的余温。
片刻后擡手一看手表已是深夜一点多,看看志威还真的很会睡,他老婆被我干得哇哇叫,他也都不知情…往后的日子,我和窦豆常常约会,各种地方都留有我们的淫欲。
当然在她家裏更是不用说,从客厅、厨房、卧房都有我们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