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新闻之花成为性奴

时间:2018-01-14 呜……饶……了……我……吧……呜……呜……」
「呜……我……真……的……受……不……了……啦…呜……」」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
「哎丫……救命呀……呀……呀……呀」 
「啪、啪、啪、啪……」
阴道里涨大的阴茎开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抽动,下体感觉到了一阵阵火热的液体,喷洒在子宫的深处。
这晚,阿慈已经被这个叛军的高层人士干了3次。
阿慈本来是代表xxx新闻来到这里採访当地兵变的情况,不料叛军攻入酒店,外国记者成为了人质。顿时间,整橦酒店成为了人间炼狱,男的被杀,被打,女的被强姦,我们的美丽女主播阿慈都难逃一劫,可幸是她只用「服侍」其中一个高层,不致被一众男人轮姦,渐渐阿慈开始驯服,成为了对方的性奴。
这天晚上,阿慈仍未入睡,她正在整理今天的文件及为明天採访準备。阿慈在不用出镜时都喜欢将自己的头髮札起,另外由于她只是一个人在房间,所以身上只穿上胸围及底裤,半杯罩的胸围只能盖住她一半左右的胸部,那条由于双乳丰满而形成的乳沟令男人看见都不禁大动食指,而且好的白色奶罩,根本就不能掩饰住乳头的存在,下身就只是穿上一条t-back,后面布条都陷入了那条长沟中,整个臀部的轮廓清楚的暴露着,前面剩下不多的部分根本盖不住整个阴部,黑黑的毛髮从内裤两边露出来。
突然之间,传来几阵枪声,阿慈探头到门外看过究竟,好见很多头戴冷帽的持枪男子在走廊上,逐间房搜查,阿慈知自己逃不了,就马上穿上一件风褛及在床上找了一条套装裙穿上,而且尽快向外求救。
不过房间大门已被叛军爆开,阿慈中了一下手刀就昏晕过去。醒来时,阿慈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一个男人玩弄着,从来没被别的男人碰过的肌肤意外地受到侵犯,阿慈的全身都僵硬了,她用力地扭动身体,「你是谁!要……干……什么?」阿慈着战抖的叫起来。
阿慈想挣扎,那男人彷彿很知道她的心意,有力的一只手已掐住她的脖颈,颈部受制,压得阿慈要透不过气来。那男人以挺快的动作用丝袜绕过阿慈的嘴到她身后,抓住她竭力想要挣脱的双手,紧紧的缠了几绕。
嘴被丝袜勒紧,阿慈只能从喉咙中发出不规则的哼声,她已经了解那男人以后的企图,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太妙,但也不甘心就此轻易的失身,她现在等于趴在那男人的身前,而身上也只剩下胸罩和内裤,以这种性感的姿势和如此的暴露,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太大的诱惑。
阿慈不停的乱扭动着身体,那男人显然已忍受不住了,就用下身紧顶住阿慈的臀部,虽然隔着衣物,阿慈也感觉到了那男人下身的坚挺和热度。自己的双手被缚,下半身不能自由活动,阿慈已经不知所措,她感到那男人的身体压下来,双手沿着自己胸罩边缘摸索着,当摸到双乳间的丝布带时,猛地一下将它撕开,乳峰立刻脱离胸罩的束缚坠了下来,阿慈身材虽然冇美c咁丰满,但上围都有34吋,男人忙双手接住,男人兴奋的揉搓起来。
阿慈拚命地抬起身来,希望脱离男人双手的侵扰,但男人的身体用力的压住她的动作,反而阿慈抬身使自己雪白的颈部靠在了男人的脸旁,那男人老实不客气地连舔带啜起来,不一会,男人从她逐渐开始涨大的乳头觉察到了她的性感,更加卖力地对阿慈上身攻击。
这时阿慈开始产生了兴奋的反应,那男人用手指隔住阿慈条t-back不断咁「卒」,加上之前对乳头的刺激,阿慈下面已经开始决堤,不能自控,开始全身震抖。
那男人的手游走于阿慈的敏感地带及臀部,感受着她柔软且抖动的肉感,阿慈不由自主扭动着全身,但却恰好得回应着他的触摸。
经过更深层的挑逗,男人粗暴地将那最后的掩盖物扯下,全身除了捆住双手的丝袜外已是完全赤裸了,如此裸露地站在一男人的面前,阿慈还从未试过。
遭到这样的羞辱,气忿、害羞、恐惧以及刺激的感觉充实了她的身体,阿慈夹紧了两腿想守住自己的最后防线,她觉到男人的手指慢慢地划过小腹,摸向她的下体,夹紧双腿的力量使膝盖都开始疼痛起来,男人的手停留在黑色的体毛上,来回划着圈,越来越接近阿慈最敏感的地方。快要被攻陷了,随着手指的抚弄,阿慈的反抗力量也逐渐的减少了。
阿慈自己感觉到自己下体又不争气地流出大量液体,男人手指在阴唇之间轻轻划动,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到最后他的手指每次划动时都陷入了阿慈的阴唇之内,不受控制的快感更加强烈。
这时男人乾脆将阿慈拧转身,屁股面向着自己,阿慈感觉到他的视线正紧紧盯着自己的那里,可是阴道却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每次抽搐,都可以感觉到下体不停的渗出水来,很快,渗出的水自阿慈的大腿根处向下流。
男人用手指按住阴部上方微小的突起,轻轻的揉起来,似乎每次的揉动都令阿慈的身体微微战抖,喉间也发出很恼人的呻吟声。男人之后接着按住阴部两边,轻轻一分,阿慈阴部内複杂的构造完全展现了出来。那男人试探性的插入了一根手指,阴道内壁上红色的嫩肉立刻向两边扩开,又马上包裹住那侵入的手指,这时阿慈心中兴奋得发狂,但身体又在地徒劳挣扎。
「啊……好舒服」
阿慈的大脑里面暂时地空白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醒过来,想那男人该不会是把舌头放进来吧。
「啊……不要……舔那里……呀……」
此时,阿慈舒服得连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了。他用双手将阿慈的阴唇拉开,然后舌头象蛇一样在阴道里钻来钻去,将阿慈的理智一点点除去,慾望的火焰渐渐的燃烧了她。
「啊……我……不行了……」阿慈使劲喘着气,这时喉咙好像也渐渐地失去了作用,阿慈应该顶唔住男人呢一轮攻势。
突然,一根手指在肛门处轻巧的划动起来;而同时又有两根手指将阿慈因兴奋而突起的阴蒂捏住不停的好动着。阿慈的呼吸几乎要停止,巨大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向涌来,阴道里不由自主地痉挛起来。
「呜……呀……」阿慈无力地瘫在了床上。
男人将对阿慈的挑逗动作停止下来,脱去身上的衣物,下身赤裸着,那支阳具正直的挺立着,又粗又长,而且上面还布满粗粗的青筋,好像蚯蚓一样,还有他的龟头,竟有阿慈的半个拳头那么大。
「你先把头髮披下来,我喜欢看你披着头髮的样子。」男人对阿慈有呢个要求。阿慈仰起头,把盘着的头髮解下来,并摇了摇,让头髮顺滑下来,「这样行了吗?」
阿慈流出的爱液几乎把整张床单弄湿了,而这时阴部却和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爱液,这已足能够充分地润滑那根即将插入阿慈体内的阴茎。
阿慈以为那男人会準备插入她的下体,但男人将自己的巨物放在阿慈面前,示意阿慈替佢口交,面对这支巨物阿慈犹疑了一刻,就马上被男人强行将一支滚烫的阳具塞入阿慈嘴中,这一下动作,几乎令阿慈疾息,因为太大了,特别是个龟碛,令阿慈抖不过气,佢勉强抽出双手扶住男人阳具的根部,感觉到上麵筋肉的跳动,而嘴巴尽量将到最大,以吸纳整支阳具,阿慈不明白自己因咩会咁尽力同佢口交。
「反正已经达到呢个田地,好好享受下,唔驶受咁多苦」
阿慈好辛苦先可以将阳具吐出来,整支巨棒身上满布阿慈的口水及男人的分泌物,混在一起,阿慈嘴巴的服务依然未停,不停用舌头拍打男人的大龟头,之后又将整支阳具含入口,再重覆这个动作几次。
男人看来已经享受够阿慈的嘴巴服务,拔出阿慈口中的阳具,当阿慈正在趁这时小休之际,自己一双腿已被男人一拖,放在他的肩膀上,阿慈喘息得很激烈,因为接下来将被这个男人进入禁地……
男人用手扶住阳具,压在阿慈身上,下体缓缓的顶入去……
「啊……进去了……进去了……啊……」
很硬、很粗、很烫,小穴被阳具慢慢地深入,阿慈的身体不争气地迎合着男人的进入。阿慈无意识地高举双腿,屁股高高的抬起,男人粗壮的身躯,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男人开始用力地抽送,阿慈身子一阵阵抽搐……好放弃了……浑身无力地任由男人摆布,汹涌而来的快感,不禁使她发出呻吟。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
快感源源不断的袭击着阿慈,双腿不由的分得更开,无意识的承受着。
基本上阿慈早已失守,只是尚未比阳具插入下体,受咁大刺激,而家佢已经进入左高潮,自己被一个陌生人搞到有高潮,觉得自己都是一个淫妇。
阿慈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好紧,此刻正不知廉耻地紧紧包裹住男人的阴茎,不停地蠕动着。而且……而且阴茎已经完全进入阴道。
「他的阴茎也实在是太过粗大了,只不过一个龟头也佔了阴道的那么多,要是全部的话……」
这时阿慈已经配合着男人的抽插,郁动身体,亦放声地呻吟。
「我阴道里的爱液不争气的涌出来,烦死人,点解我下面的咁多水呢,羞死人了。」
「咕唧、咕唧、咕唧……」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耳中。
阿慈顺从的抬起了屁股,感觉到他把阴茎退到了我的阴道口处,并且把他的上半身压在了阿慈身上,他急于让自己的猎物高潮,开始猛烈的动作,从不同的角度深深地插入肉棒,眼睛注视着屁股两边的嫩肉被带得出出入入,漂亮的双峰也不停的晃动着,男人握住双乳,用力的揉捏着。一阵阵热流不受控制地喷出,浇在经理的龟头上、阴茎上,顷刻挤开阿慈的阴壁,流在双方的大腿上。
阿慈感觉到他的阴茎在体内正不安的脉动着,而且越发的粗壮。高潮刚过后的阿慈变得触感特别的灵敏,甚至连他龟头处坚硬的稜子,还有他阴茎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清楚感觉到了。这些都被阿慈充血的阴壁捕捉到,传送到阿慈的大脑之中。
刚才那坚定的决心又开始动摇了,反正已经失身给这个陈生男人,也不在乎这么一会了。想到刚才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阿慈下体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顷刻间,阿慈下体的水声又传了出来,巨大、粗壮、坚硬的阴茎开始在下体内高速地抽动起来不一会儿,男人将阿慈小腿压在脸旁,使的臀部向上挺,这样他的阴茎就插得更深,他每次都将阴茎拔至阴道口,然后又重重地插进来。
这时,阿慈还感觉到他的阴囊拍打在自己的屁股上,而龟头则顶进了子宫内部。整个酒店房都充满了呻吟声、水声,还有阿慈的臀肉与男人大腿的碰撞声。
经理的阴茎突然又涨大了许多,他死死按住我,下面更加不停的冲刺起来。
「呀,好舒服呀,大力d,哎呀,好high呀」
阴道里涨大的阴茎开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搏动,下体感觉到了一阵阵火热的液体,全部喷洒在阿慈子宫的深处。
过了15分钟,那个男人才拔出阳具,阿慈已经几乎休克的躺在床上休息,但嘴巴依然被撑开,要为那男人清洁,阿慈出尽九牛二虎之力方可以用手撑起自己身体,吃力的为男人口交。
男人射在阿慈体内的精液可能太多了,有不少都倒流了出来,而且沾满了床单。